庐东看客 发表于 2015-9-23 20:13:27

肥东龙城中学老师带着妻子走上求医路,望好心之人伸出援助之手

http://www.feidongwang.com/resfile/2015-09-21/06/p39_b.jpg
每当想儿子的时候,吴长锁就拿出照片看看

http://www.feidongwang.com/resfile/2015-09-21/06/p37_b.jpg
韦群英这两年来的就医发票

http://www.feidongwang.com/resfile/2015-09-21/06/p35_b.jpg
每当韦群英口渴的时候,郑帮英都会亲自给女儿喂水
http://www.feidongwang.com/resfile/2015-09-21/06/p41_b.jpg
为了减轻妻子的心理负担,一有空吴长锁就会给她读报纸上的新闻

http://www.feidongwang.com/resfile/2015-09-21/06/p32_b.jpg
看着丈夫和年迈的母亲为自己忙前忙后,韦群英心里异常难过

http://www.feidongwang.com/resfile/2015-09-21/06/p31_b.jpg
给妻子做腿部按摩是吴长锁每天的必修课

http://www.feidongwang.com/resfile/2015-09-21/06/p33_b.jpg
由于不能站立,妻子平时都是由吴长锁抱着上下床的

   这原本是一个幸福而又令人羡慕的家庭,然而去年随着妻子被查出患上了肿瘤后,从此他们便踏上了漫长的求医之路,上海、合肥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其间,复杂多变的病情带来的高昂医药费以及刚考上大学儿子的学费,给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增添了沉重的经济负担。

  “已经花了差不多二十二万元了,接下来还需要一大笔医药费,还有每天的住院费,除去新农合报销的部分,每天花费还要1000元左右,真的希望有好心人帮帮忙,帮我们渡过这个难关。”日前,家住石塘镇龙城中学的吴长锁通过本报向社会求助。
  幸福家庭突遭变故
  今年54岁的吴长锁是石塘镇龙城初级中学的一名教师,他的爱人、今年47岁的韦群英是石塘镇马集社区郑圩行政村的村民。1989年,还在安大上学的吴长锁,在一次去亲戚家串门时与韦群英相识,由此二人一直保持联系直至相恋。
  1991年,已经从安大毕业并在龙城初级中学做了一名老师的吴长锁与韦群英踏上了婚姻的殿堂,并于当年诞下了儿子杨光。
  随着孩子的出生,家庭的负担就相应增加了。为了减轻丈夫的经济压力,韦群英便在龙城初级中学的门口开了一家文具店,一边照顾孩子,一边补贴家用。一家人的生活虽然谈不上富有但却平淡而幸福。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14年4月在一次常规体检中,妻子的肺部被查出有阴影,“当时医生诊断有可能是癌细胞,建议去大医院检查一下。当我获悉这一情况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久久没有回过神来,只寄希望是医生误诊。”
  带着妻子踏上求医路
  在妻子表哥的建议下,今年5月11日,吴长锁带着妻子来到了上海胸科医院检查。奇迹还是没能发生,在住院观察十多天后,韦群英最终被确诊患上了肺癌。“后来在医生的建议下,我们立即做了手术。”可是,在术后的第6天因为身上所带现金不够,一家人只好出院来到了合肥安医附院继续接受化疗。“在化疗期间每隔21天就要住一次院,为此我们就经常在家和医院来回奔波,其间一共做了6次化疗,一直持续到今年的1月5日,共花费了4万多元。”
  “本以为做了化疗后病情能有所好转,没想到又出现了新的变化。”3月10日,在肥东县人民医院韦群英又被查出了有肺癌脑转移的迹象。于是从3月12日至4月24日,韦群英先后接受了X刀和伽马刀的放疗,“总共有20多次放疗,做到最后两次的时候,爱人连饭都吃不下去了,头发也大把大把地掉,看着她骨瘦如柴的样子,我的心里就像刀绞一样。”在病床前服侍妻子的吴长锁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化疗出院后,吴长锁和妻子又回到了学校的宿舍。“刚回到家的一段时间一切都还正常,我们都对放化疗的效果持乐观态度。”6月份的时候,韦群英开始出现头痛、腿无力,以及大便困难等症状,“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放化疗的正常反应,没有太在意。只给她吃一些常见的药物以减轻症状。没想到后来情况越来越严重,到最后连腿不能站立起来,大小便也失禁。真怪我当时太大意了。”说起当时的情况,吴长锁是后悔不已。
  8月7日,吴长锁带着妻子又来到了县人民医院。后经医生诊断为多发性肺癌脑转瘤,需要立即住院治疗。于是,他和妻子就在县人民医院肿瘤科住了下来,一直持续到现在。住院期间,由于妻子不能站立,日常的生活起居包括擦身、大小便都是由吴长锁来服侍,“苦点累点没什么,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只希望她能尽快好起来。”
  其间,他的岳母、今年74岁的郑帮英由于担心女儿的病情,也过来陪着吴长锁一起照顾女儿。“看着女婿一个人忙前忙后的,我就想着过来帮他分担一点,正好多陪陪女儿。”老人向记者表示道。

  儿子自筹学费读大学
  在采访的现场,记者没有看到吴长锁的儿子杨光。当问及儿子为什么没在病床前服侍母亲时,吴长锁解释道,“杨光今年考上了上海交大,现在在学校里。”
  据吴长锁介绍,他的儿子今年24岁,从小就比较聪明,成绩也一直很优秀,上名牌大学一直是他的心愿,后来在参加中考的时候以优异的成绩考到了肥东一中。“在三年高中的生活中,基本是寄宿制,完全脱离了家里人的监督,孩子一时没有适应过来,走了弯路,高考的时候只考上了上海的一所高职学校,他为此后悔不已。”
  “后来从职校毕业后,杨光正式走上了工作岗位,虽然平时工作很忙,可是他一直在坚持学习,只为了圆自己的大学梦。”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年杨光不负众望考上了上海交通大学设计专业。在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他一度开心跳了起来,可一想到还在病榻上的母亲,他又沉默了下来。
  “他真的很懂事,在得知母亲的病情后,经常到医院帮忙擦身、端屎端尿,并向我表达了想放弃入学、一边打工一边帮妈妈凑医药费的想法,考虑到孩子考上大学不容易,而且这还是他从小的梦想,我就没有对他说出家里现在的经济状况,只是叫他一边打工一边自筹学费。在我多次的劝说下,孩子听取了我的建议。”
   期盼爱心人士伸援手
  “为了治疗妻子的病,家里的积蓄早就用完了,后来就找亲戚朋友借了17万,到目前为止共花了22万,这还不是最终的费用。”说起妻子的治疗费用,吴长锁一脸惆怅,“就像现在每天住院的开销,除去新农合报销的部分还得花费1000多元,为了治疗妻子的病,我已经请了长假,每个月的工资已经不足以应付这一开支,而且身边的亲戚朋友能借的都已经借遍了,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县人民医院肿瘤科在获悉吴长锁家的情况后,也是四处协调,“自从他们住进来后,我们尽量给他提供无微不至的照顾。比如最近天气转凉,科室还带来毯子给她保暖。前段时间医院的血库比较紧张,院方组织医生护士们献血以缓解燃眉之急,而刘医生更是发动家人和朋友积极献血。在平时碰到少用或不需要用药的情况时,我们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量做到合理用药,适当减轻他们的经济负担。”肿瘤科李翠珍护士长告诉记者,“我们也希望社会上的力量能够多帮帮这个家庭,有好心人给他们提供一些帮助。”

  其实我也是这名吴老师的学生,在此我想呼吁一下,如果您有更好的办法,如果您是位热心人士,愿意伸出援手帮帮这个家庭,可以联系吴长锁老师,电话为:13365699569。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肥东龙城中学老师带着妻子走上求医路,望好心之人伸出援助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