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的吻 发表于 2016-2-27 17:12:21

新华网关注,请合肥的媒体给予帮助帮助可怜的孩子,电视台、报社等都行!

夜夜睡地铺 日日吃馒头——池州姐妹守护重病残疾父亲

http://www.ah.xinhuanet.com/2016-02/26/1118173355_14564787046041n.jpg刘声和至今仍重度昏迷    近日,一条“脑瘤父亲 命在旦夕 祈求相助”的实名求助信在朋友圈“刷屏”,26岁的女儿刘娟为了挽救原本就是二级残疾的重病父亲通过互联网向大家发出求救信,为求真伪,记者赶至安徽省立医院现场了解到,刘娟与妹妹刘晶为省钱给父亲看病,夜夜一床薄被睡在重症监护室门外的活动室,日日稀饭就着馒头,以这样的方式守护着重病的父亲。
http://www.ah.xinhuanet.com/2016-02/26/1118173355_14564787927761n.jpg刘声和夫妇的残疾证    记者采访获悉,刘娟家住安徽省池州市石台县丁香镇石泉村,父母都是残疾人,求助信中重病的父亲刘声和有视力障碍残废,母亲刘满娥有听力障碍后来摔了一跤一直腿脚不便,两个人却竭尽全力供两个女儿顺利读完了大学。
    23日早上,记者走进安徽省立医院神经外科一病区,看到重症监护室旁边简陋的只有几张座椅的活动室里,是刘娟姐妹俩还没来得及收拾好的临时地铺。只见地上铺了一层薄薄的泡沫垫,上面放了一床薄被,被子还是因为姐姐心疼妹妹被冻着狠下心来花了36块钱去买的。记者试着躺在上面,夹杂着春寒料峭,有刺骨的冰凉袭进每一寸体肤。
    旁边的椅子上放着两个饭缸,饭缸里装满了冷馒头,姐姐刘娟告诉记者,馒头是早上从医院的食堂买的,这样可以多吃几顿省下打菜打饭的钱。
    同病区的患者家属张阿姨说:“一整个春节,姐妹俩几乎都是这么过来的,有时候我们家属实在看不过去,就把从家里带来的饭菜省给她们一些,姐妹俩也很懂事,还经常帮着家属护工洗洗衣服。”
    刘娟回忆道,当时春节将至,自己跟姐姐原本准备赶完年末的工作回家过年,却传来了父亲重病的消息。1月13日,姐妹俩的父亲刘声和在安徽省立医院被诊断为5公分巨大侵袭性垂体腺瘤。
    “爸妈平时起居都是摸着家里的物什,却晨兴夜寐,辛苦劳作好不容易供自己和姐姐读完大学,该到好好休息的年纪了,没想到父亲却倒下了。”妹妹刘晶说。
http://www.ah.xinhuanet.com/2016-02/26/1118173355_14564789722461n.jpg刘声和一贫如洗的家    残疾父亲的重病,让原本风雨飘摇的残疾家庭雪上加霜。记者了解到,父亲刘声和病重之后,姐妹俩四处举债,凑够了十二万三千六百块钱,现在已经全部花完了,还欠医院十万块钱。1月22日,刘声和接受手术后,出现梗塞性脑积水,一直处于重度昏迷状态,至今未醒,靠医院的药延续着生命。
    刘声和的主治医师丁医生告诉记者:“医院原则上是不给欠费的,但考虑到患者家里的实际情况,医院不能见死不救,但如果欠费太多会造成系统无法开具药单的情况,而且患者本身治疗的周期较长,后期最大的可能是长期卧床靠药物延续生命。”
    为救父亲,刘娟通过“轻松筹社交版”网络平台在朋友圈发起“轻松筹”,希望一个月能凑齐20万善款救父,可令刘娟不知所措的是,如果凑不齐,所有的款项将全部返还原捐款账户。
    记者在刘娟的朋友圈看到“脑瘤父亲 命在旦夕 祈求相助” 的实名求助信,截至记者发稿,爱心人士已为刘娟的父亲捐款96935.12元,“希望早日康复”、“你要相信,人间有爱”、“要挺住,加油”……很多微信网友在捐助时留言表达对父亲刘声和的祝福与刘娟一家的鼓励。
    对于好心人的帮助,刘娟和妹妹刘晶也表示了感谢,几乎在每一条捐款留言下都认真的回复了“谢谢”“感恩”“好人一生平安”……
    然而,筹款结束的日子开始在姐妹俩心里倒计时。“距离一个月的期限仅剩下四天了,还有十几万的差距,我们俩心急如焚却又不知所措。真的很希望社会能够伸出援手,成全我们姐妹的孝心,帮我们救救残疾病重的父亲,救救我们家。”刘娟说。
    那封“脑瘤父亲 命在旦夕 祈求相助”的求助信至今一直在朋友圈转发着,姐妹俩谁也不知道五天以等待这个残疾家庭的是奇迹,还是一场空空如也的守候。(吴慧珺)
    捐款账户:中国邮政储蓄银行6221883790003802174 刘娟 支付宝:juanyu722@126.com 联系方式:18005666731 微信号:ljuan113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新华网关注,请合肥的媒体给予帮助帮助可怜的孩子,电视台、报社等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