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红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07|回复: 1

[原创内容] 尚未失去的春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21 16: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似乎是黎明前的等待
似乎是蒙住眼睛的黑暗
一片指隙间的透光
照亮了等待的胸膛
·
诅咒孤独
葬送铺满鲜花的路
光阴不会露出笑容
山重水复是明天的柳暗花明
·
拂去心灵上的积尘
跳跃的音符有荡人心弦的华丽乐章
虽不是天籁之音
也是生命的凯歌
·
花开花落是自然的节奏
尚未失去的春光里
是背上包袱的行程
一路希望
·
生命需要激情的鼓动
伴随着悠扬的歌吟
告别昨日的颓废
迎接属于我的山川秀色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0 08:35:5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大街上、马路上川流不息从眼前飞驰而过各色品牌令人眼花缭乱的车辆,心涌感慨,原来在我们身边车子是一种象征,现在稀松平常。社会发展如此突飞猛进,虽不说是始料不及,也是啧啧称道。想想在我的人生道路上,也与车子有着密不可分的故事。
  在我的童年时代,别说天天满眼触及的都是车,从几万元到数千万元的,与人们的生活已经是息息相关。而那时连看到一辆平板车也是令我们的稚嫩双眼放出光芒,几个玩耍的小伙伴跑上前去,摸一下车把,碰上好说话的大人让我们拉上几几步,也觉得如同吃肉般的高兴。当时的中国,记得只有两个牌子的车子,一个是第一汽车制造厂的“解放”牌,还有一个就是第二汽车制造厂的“东风”牌;且我们见到的都是货车。在文革十年后,看到的国产“上海”牌轿车,及其稀罕;在乡村的公路上,一年也是见不到几次,哪可是大干部坐的啊。在通往城里的砂石公路,几乎没有车来车往,大老远就看到一辆小车圈着尘土,驶奔而来,我们兴奋的高喊:瞧!鳖壳车。即使现在,还有的老人称轿车为鳖壳车,甚至呼为小鳖壳。那时的鳖壳车,可不是似现在有钱就可拥有的;生产出来,一定早已有了它的主人。它是一种象征,高贵和权力的象征。后来逐渐遁入寻常百姓家,什么样的豪华车,只不过是一种代步工具而已。在我眼里是仅此而已,不羡慕,不嫉妒任何人的什么样牌子的车。车子和一些事物一样,不断的变化,只要曾经拥有,就对得起自己了。
  从我记事起,最先接触的就是现在很能见到的两个轮子的平板车,它的用途及其广泛,现在也还没有退出历史的舞台。在人类发展的道路上,作为一种工具或者说是交通工具,小小的平板车(我们习惯上就称板车,称一些在一定时期靠板车谋生的为拉板车的。)距我家不远是当时个国营商场,是计划经济时代不可替代,与百姓息息相关的。每天都要从一公里外的仓库运送货物过来,因为这里商场空间有限,加之货车无法进入,小巧灵便的平板车有了用武之地。两个壮汉,每天往返于仓库和商场运送货物。他们卸下货物,在商场里交接对货。平板车便成了我们的玩具,几个小伙伴,蜂拥到平板车前,一个人扶车把,另外几人坐上车厢,在几米宽的街道上,来回的溜达几圈。扶车把的人轮换,直至它的主人又要去拉货。平板车承载我们小时候美好的时光,我们在平板车给予的快乐中成长。
  在后来,接触到就是四个轮子和八个轮子了的拖拉机。手扶拖拉机,车头是两个轮子的,方向靠两边的车把,车厢也是两个轮子;车厢和车头不是一个整体,中间一个连接。只需要车头时,便将车厢卸下。动力就是车头部分的柴油发动机,大都是六匹马力的,也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手扶拖拉机,乡村人习惯连同整个拖拉机为小六匹。还有就是一个也是拖拉机,它的车头部分是四个轮子的,车厢部分也是四个轮子,整体看来和手扶拖拉机个头差不多。因为它的车头和手扶拖拉机一样,也可独立出来,用于各种用途,大家称之为四轮车。在七十年代,我们这里还是人民公社时,集体的运输队有几辆都是比我上面表述的大了一号的四轮车,所以,有了大四轮、小四轮之称了。拖拉机自进入我们的视线,一直活跃在乡村,它既是一种交通工具,在中国农业生产机械化的道路上留下了长长的轨迹。现在几乎所以的农耕机械都和拖拉机密不可分。
  在我记忆力和拖拉机亲密接触和体验就是邻村,那时称大队,一个亲戚去城里学习后驾驶着队上分来一辆带车斗的手扶拖拉机。车头的朝天的排气管突突着冒着黑烟,在我们小学门前的公路缓缓而行,我们不顾已经快到上课时间,和几个顽皮小子央求着停下,猴急的爬入车厢,乘坐了大约有两百米,复又下来,抓紧到课堂去了。短短的两百米,幼小的我们依然是回味无穷。有时看到慢悠悠的拖拉机从身旁走过,立刻抓住拖拉机的后车厢,两脚离地,跟上几步,也是觉得快乐许多。
  从那时起,每每听到或看到拖拉机都有着一种想乘坐的欲望。记得1980年,县城首映李连杰主演的《少林寺》,对我们有着极大的诱惑,苦于家里拮据,大人不愿也没有条件给予任何经济上的承诺让我们圆梦。总算是苍天有眼,我父亲朋友的孩子也想看这部中国对后来都有影响的功夫片,我父亲的朋友和我父亲闲聊知道我也想去,他说要运送木头到县城里去,正好和他儿子作伴去。我是欣喜异常。这是长到十几岁第一次去县城,也是第一次乘坐那么远的车,尽管我们这里到县城只有17公里。看电影是如愿以偿,也是过足了车瘾。其实,现在看来,年少的我们是下贱,来回三十多公里都是站在货车厢上,迎着刺骨的寒风,单薄的衣服冻的发抖,想想就有看到梦寐以求的,一切都不在乎了。颠簸的而铺满灰尘的路,拉货的车,本来车况也不是很好,从车下来,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干净的。要是放到现在,打死也不会遭这个罪的。
  一段时间,我们这里对外的交通工具一直匮乏,各色车辆充当了交通工具。也有国家的正式班车,每天只有一班来回,那种加长的客车,俗称“大通道”。人们为了出行,半夜起来都不见得挤上车。随着国家政策逐步放开和放松,在我们这里让一部分先富起来的就是最先以车谋生的人。法律不完善和管理松懈的年代,私人跑客运的车辆基本都是二手或即将报废已经报废的。一些人买了柴油三轮车和四个轮子的农用车,自己改装后,上路拉客。虽然安全上得不到保障,但人们出行方便,其他就无从顾及了。通往各乡各村的路也从烂泥路变成砂石路直至现在的水泥路村村通。从乡村走出去,富起来的人们,根据自身的经济条件,花钱买了各种品牌,国内的,进口的,普通的,豪华的逢年过节或家里有大事而开了回来。
  起初,对于车的概念只是坐坐一慰心理上的满足。十四五岁时,看到哥哥有自己挣的钱买的“永久”牌自行车,中国相当长的时间被称作为自行车王国,自行车不说稀罕物,在农村在当时还是滞后的。哥哥的新自行车看的似宝贝式的,摸摸都不可摸;心中也责怪哥哥的意思只是暗暗发誓,等我挣钱了,也一定买一辆。我在合肥建筑公司上班的第一年,为了上班方便,用了好几个月的工资买了一辆轻便的28加重自行车。当时没有工资只有22元,看着别人上下班都骑着自行车,而我要坐公交,还要步行一段距离,是不得已狠狠心,跺跺脚的。再后来,工资高了,自行车换来一辆新的“凤凰”牌自行车;而现在话说,属高配置了。骑在马路上,自己都感觉神气了许多。可是好景不长,被贼惦记上,一天晚上,而永远的没有了踪影。后来,我再也没有买过比较好的自行车,虽然换了无数辆。最后家中自行车都成了废铁。
  随着人们经济条件的富裕,摩托车也是风靡了一把,至于我从来就没有青睐过。社会上不是流行一句话吗?“要想去的快,就买一脚踹。”指的就是摩托车不安全,所以,对摩托车心理上有排挤,继而反感,与其一生都没有了“缘分”。
  而的第一辆动力车,是一时意气用事冲动之下而买的。上个世纪的1994年,我在家门口的老街自己家的门面做小生意,时常要出去进货,有的货就随客车来往了。而有的货须包车。我有一固定车主,需要进货就包他的三轮车。一般情况下都能及时如愿满足我的需要。因为,人家拉货不能从替我一人拉。我进货都是短距离,相对而言,人家替我拉货钱要少赚些。有时,和他说好的时间,因为,有更赚钱的将我要拉的货而推辞和延后。几次下来,不影响我买的,也就将就一下了,将心比心嘛。让我冲动买车的是那一次和他说好了的时间,因为我要急着将货的拉回来,就在三和他商量,先拉我的。可是第二天,去找他时,他已经出门替别人拉货去了。因为我一直都的他拉货在,现在去找别人,恐怕别人也不会干的。我当时有点火气上升,一时性起,决定自己去买一辆车,自己进货不用再求爹爹拜奶奶了。于是,向母亲要了一万块钱,在向哥哥借了一万块,让和我一般大的姐姐家的女婿陪同我到合肥的农用车厂,花了一万八买了一辆“五叶”牌四轮农用车。从没有摸过方向盘的我,到离家几公里的老机场,外甥女婿指点几下要诀,练了一下午,次日也没有驾驶证的我就颤巍巍的上路了。一年下来,农用车的性能本来就不是很好,一到冬天,柴油版的及其难启动,尤其是零下摄氏度,简直是逗猴。无奈之下,便宜一点卖与别人了。我又回到了无车时代,用惯了车,反而不习惯了。当时,合肥有一款双排座的小型车比较火,且性能优越。这一次不好意思向母亲开口要了,向自己的三哥全额借了四万元,买了一辆双排座“飞虎”牌汽油小货车。到手时,我对这款车十分满意,比我的第一部农用车性能优越多,赢得许多有车族羡慕的眼光。在当时,还算跟上形势的。这部车跟了我四年。要不说车的更新换代太快啦,在合肥地区很流行的“飞虎”车,被外来的车辆冲击的日渐萎缩,直至完全没有了踪影。我的第二部车被我舍弃,有了它的新主人。
  第三部车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梦靥,人生中不堪回首的经历。看着市场上货车少,货源多,自己的小生意仅仅可以温饱,便想替人拉货发家致富。花了三万多,买了一步能装三四顿货的货车。这一次,一开始就昭示着,该来的都是顺理成章。这部车是找说熟人买的,正是熟人,而上了熟人的当。第一次驾驶这辆车,便对这部车产生了厌恶。噪音大,减震差,是最初的感觉。陆陆续续,一大推毛病出来了;动力不似描述的那样强劲等等。最令我终生难忘的,在中国“以人为本”法律约束下,不是我责任的责任的车祸下,数年间的辛苦付之东流。
  好在,我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这部货车,跟了我也有四年,最后也是有了它的新主人。习惯了和车子的不了情,没有车的相伴十分的不习惯,本来哪次事故,是想彻底的告别。可是没有车,真的似欲火焚身般的难受,还是经受不了车的诱惑。而我又买了我的第四部车,是一辆二手的“松花江”七座面包车。对于这辆车,倒是一点满意,驾驶起来,和我哪部货车比,舒服多了。天下本来就没有绝对顺心,这样顺心,哪样的烦恼就接踵而至。一次,我装了满车的货物从合肥往回赶,在路上被运政部门拦住,说是我没有营运证属于非法营运,即使是给自己家拉货也是不行,扣押车辆,要重罚。无奈之下,找了熟人,被罚几百元赎回了车。车在路上跑,远不是运政部门一家管,还有交警。被交警拦了几回,说的客货混装也不行,车子没有客,但你的是小型客车也属违规范畴。胳膊拗不过大腿,只有认罚了。
  忍痛割爱,将这部车又一次出手了。这次又升级了,买了一部国产的“长城”越野车,虽然也属低档次,我已经很满意了。我是一个粗枝大叶的人,对车辆也不是十分的爱惜,停车也不是十分的固定,有车就行。这部车已经跟我八年了,我还是满意萌生抛弃它。
  想想我的车轮滚滚的轨迹,不正是一个大社会的缩影吗?从无到有,从低到高;人生没有满足,也不会满足。车轮滚滚只会向前,带给社会的有喜有悲,正和我的一路走来一样,起起伏伏,快乐与烦忧并存,但一切都会留在我记忆中。但我一定记住,行万里路,安全第一;包括我自己生命只有一次,牢记且行且珍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