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红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93|回复: 0

[原创内容] 冬至忆父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21 15:5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整整14个年头了,算起来父亲已经103岁了。这些年时常梦起父亲在世的音容笑貌,总觉得父亲依然活着。
  想起父亲的一生,命运多舛,和劳累相伴,没有享受过一天的清福。5岁时就遭遇人生的三大不幸之一,是奶奶一个人独自拉扯着包括父亲在内的其他子女长大成人。年幼的父亲,自89岁时就替富人家打工,放牛、带孩子,用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十几岁时就背井离乡,做人学徒,受得多少磨难,学得瓦工的技术,而后返乡侍奉年迈的奶奶,替人建房盖舍,成了家,生活微许有了好转,父亲在外劳作,家中没有保护的力量,却遭到了土匪的洗劫。家中一切都被土匪洗劫一空,由于土匪是本村的,怕再遭到报复,逼不得已,父亲带着家中老的老,小的小,借住于里村不远的小集市上一家富户空出来的老旧房子内。这一走,再也没有回去,后来有了我们家庭的繁衍庞大,人丁兴旺。命运总是让人始料不及,福兮,祸兮,谁也无法料及,也许是全靠上天安排吧。父亲在世时,偶尔回忆去自身的亲历,感慨的说:还要感谢哪些土匪,不是这些土匪,是绝然不会住到街上的,很难说有后来的发展和家族的壮大。我父亲的上几辈都是男丁单传,到我们这一代,兄弟姐妹九人之众,成了当地数一数二人口多的大家庭。父亲自然是十分的高兴,这么多人,可见父亲乃至母亲是多么的劳累。
  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一大家老小的温饱冷暖是一座大山需要父亲力撑着。人生的无奈,父亲也只能是顺势而行。父亲一生变换多种职业,目的只有一个养家糊口。甚至一段时间成了国家的正式职工,端上了那时令人羡慕的铁饭碗。微薄的工资根本无法养活一大家老小,运动一个接着一个。父亲别无选择,只能是辞掉令许多人眼热的固定职业,到处寻找能够养活一大家的门路和职业。干这个,政府不让干,又去干哪一个,总之不能让一大家饿着肚子。动荡的年代,我们兄弟姐妹这么多,只有像父亲这样有非凡和坚韧不拔毅力的人才能够承担起这一份责任。
  父亲生性耿直,脾气火爆,嫉恶如仇,从年少时就喜欢打抱不平,经常为替人出头而得罪人。岁月的侵袭,人情的冷暖,世态是炎凉,也未曾更改过。脾气急,从未做对不起良心的事。在上个世纪的六七十年代,许多穷苦的青壮年都从师父亲学习瓦工手艺。父亲对徒弟的严厉是出名的,非打即骂。从没有上过一天学的父亲,认识几个字还是在外学徒时偷偷学的,看的几本书都是什么古时忠孝、侠义之类的。骨子里依然是旧时的思想,行为作风作风自然与自己的学问和修养有关。父亲写字也是无师自通,看到父亲写的字都和父亲的性格有关,大大的,笔头重重的,真乃是力透纸背。都说‘严师出高徒’,父亲教出来的徒弟,大部分都说手艺出众,许多人后来都说靠父亲教的手艺发家致富,还有的成了建筑业的领军人。文革后期,当地的另一个建筑队的负责人被起手下检举贪污,被关起来交代问题。受其牵连,父亲也被限制人身自由,进了学校班,天天政治学习,要求自己主动的交代问题,争取政府宽大处理。父亲问心无愧,经济上是清清白白,除了自己的工资,没有多拿集体的一分钱。关了三个月,没有查出任何问题。法律不健全的年代,政府是不会承认错的。没有问题也要找出问题,最终让父亲的几个徒弟在大街上贴大字报说父亲军阀作风,打骂徒弟,要求父亲改正以前的作风,才放了出来。这一次让父亲对社会产生了一种看法,世道不公,天理何在;其后,父亲的一生都对这一次遭遇,耿耿于怀。
  父亲一生替人盖房无数,是当地有名的建筑师傅。相当长的时间都是本地建筑队的负责人,以自己的人格魅力和过硬的技术及工作态度,赢得人们的信任和赞誉。而由于家庭条件的有限,父亲一生都没有住过像样的房屋。被土匪撵到街上,寄人篱下,省吃俭用,有了属于自己的三间茅草房,总算有了安身之所。房子修了建,建了修,反反复复,我有记忆以来都不知有多少次了。家里人口的增加,又向上打报告,批了几间地皮,盖好房子,结了婚的哥哥一个个的独立出去了。
  父亲做事总是雷厉风行,风风火火的,做事果断利落,基本和自己的性格有关。我们这么多兄弟姐妹,恐怕没有父亲这样的急脾气,很难生存。也许父亲本来就没有这样急的性格,生活的压力,时时刻刻的紧迫感,而日积月累造成的。
  要说父亲落下一个坏脾气的名声,但社会上没有什么人能说出父亲的任何不恰当的事。哪些曾经在父亲这里学徒的,走向了社会,用到学时,待人接物才领悟到父亲当初的严厉是多么的正确,才知恨铁不成钢的心情是作为一个师父的不二选择。而我们几个兄弟姐妹却没有感受过父亲的脾气有什么不好,在我们的记忆里父亲倒是一位好好先生,绝对是人们常说的慈父的哪一种。父亲从没有责骂过我们,即使我们做错了什么,几乎都是受到母亲的非打即骂,父亲没有动过我们一根手指头;好像父亲在家中就是所谓的红脸白脸中白脸形象。父亲从来都是笑脸对着我们,有时候,父亲用他一生的经历和感知教育开导我们如何做人做事,我们从中得到了极大的启发。虽然我们兄弟姐妹多,却没有一个人做有悖于法律有悖于社会的事,都是凭着良知、良心做人做事,在当地其他兄弟姐妹多的家庭中并不多见。左邻右舍都说,父母教育有方,子女听话。   
  家里穷,连年天灾人祸,父亲婚姻迟,我们兄弟姐妹众多,国家的或坐或右的政策,老百姓一直苦苦挣扎在温饱线上。父亲的肩上的压力和担子比任何家庭都要沉重。一般男人到了古稀之岁,基本可以颐养天年了。父亲七十多岁了,我们尚有几个兄弟姐妹没有成家立业。年岁大了,父亲一日都不敢懈怠,瓦工手艺教与了几个儿子,自己利用自家的沿街房子,做了些小本生意,继续为生计和完成对子女的未了心愿而辛劳。几多年,都是战战兢兢的做着仅仅够维持日常开销的小买卖,唯恐做大了,被扣上走资本主义道路抑或其他不可预知的帽子。
  我们兄弟姐妹在父亲无微不至的关爱中成长,一个个都走向了富裕生活。而父亲并没有享受到许多,毕生的精力和心血都用在养育子女身上。上个世纪举世闻名的留下最不堪回首的三年自然灾害,当时我还没有出生,听上面几个哥哥姐姐说,家里经常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父亲总是将自己的米饭分食给子女,而自己不是喝点水充饥,就是弄点黄萝卜、野菜什么的对付一下。看到孩子们有点东西下肚,父亲看着比自己吃开心多了。天天饿死人很正常,没有死人反而不正常。正是父亲的大爱,才使得我们一家都是安然无恙的完完整整的活了下来,在街坊邻居眼里是个奇迹。
  纵观父亲的一生,几乎就没有休息过。即使是生命的最后几日时光,躺在病床上,也对家里的一些事务加以过问。父亲临终前,很少没有呼喊母亲学名的他居然呼喊着母亲的学名,几乎在生命的尽头,要感谢母亲一生的不离不弃的相伴。
  子欲孝而亲不在,而我们对父亲的离世,除了悲痛,只有留下了怀念。父亲的养育之恩,我们无以回报,只能是默默的留在心间,直到永恒。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