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红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9|回复: 0

[原创内容] 推荐一篇好文章:《老母鸡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31 21:03: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推荐一篇好文章:《老母鸡的故事》
   
      从鲁迅开始,一代又一代的作家都孜孜不倦地表述着自己眼中的乡村,以及乡村里的人和事。毋庸置疑,是乡土中国庞大的农民数量和复杂的乡土生活给了一代又一代作家们不尽的创作灵感。但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情况发生了变化:在都市文学、青春写作不断发展壮大的同时,中国乡土文学创作却日渐式微,很少有优秀的关注当下乡土状态的作品出现。《老母鸡的故事》无疑是一篇好文章,它的土,它的原汁原味,让人读来十分亲切。首先,从母鸡下蛋开始,托出母亲,步步深入,讲到了时代特定环境、特有的风物,显得真挚而动人。如描写:一等客人放下筷子,大,马上就把剩下的鸡蛋碗底端到锅屋,让我们兄弟姊妹大快朵颐……是何等的真实?
  因此,文章一如远方飘来的古老的歌,热情紧凑的节奏之后悠悠的余韵徐徐而来。王国维说,“一切景语皆情语也。”此情此景怎不勾起如潮的往事呢?那年月烧菜倒油后,妈妈(姐姐)总是用手指在油瓶口上抹抹然后放在嘴里吮吮。文章选择了这些特别的的风物来写,显得意境深邃,令人回肠荡气。这中间,自然与文章精巧的语言分不开。
   作者着力刻画的,不是单纯的老母鸡的故事,而是一种蕴涵浓郁乡土气息的写意美的情趣,一种人与自然、社会诗意化的组合,饱含着对那个时代的挚爱和眷恋。作者用他那敏锐目光和娴熟的技巧,将当年的人、物、描绘得犹如一幅幅清丽而淡雅的水墨画,时时勾起那些曾经感受和向往那个年代生活的人们无限的遐思。  
  看完这篇由无名作者写的文章,不知大家有什么感觉,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它具有浓郁的生活真实性。事实上,这也是它出色的所在。之所以推荐,是我所看到的最好的文章之一。希望长丰论坛多出这样的好作品、多出像“姗姗来迟”这样的好的业余作者!

                                                  《老母鸡的故事》

                                                               作者:姗姗来迟
       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的季节,娘饲养的十来只老母鸡争先恐后地下起蛋来。看那一只只母鸡下过蛋之后,骄傲的、咯咯地围着娘乱转,这时候娘就会用葫芦瓢挖一点稻子、麦子或者高粱撒在院子里让它们啄食,如果这些都没有,就随便抓一点剩饭来”奖励“这些有功之臣。
     本来娘喂养的鸡有二十多只,开春一场鸡瘟,死的死卖的卖,剩下这十来只便成了娘的宝贝。每天娘把下的鸡蛋收在草篓子里,攒够数了,挎上街,卖给一个食品收购站。说是卖其实就是送,收购站给娘一张白纸,上面盖有收购站的公章以及买卖斤两,娘把这东西叫做“鸡蛋票”,拿回来交给生产队长,生产队长再把它交给大队会计,按娘的说法,今年阿们家就算完成国家的任务了,娘的心里也就卸了一桩大事。
  就因为如此,我小的时候难得痛痛快快地吃上一个煮鸡蛋。只有来了客人,娘会从鸡窝里掏两个最小的鸡蛋,然后勾兑很多水,再添上葱花或者韭菜花,炖好的鸡蛋端到客人面前,让客人吃好喝好,我们兄弟姊妹只有厚着脸皮看的份。陪客人吃饭的大看在眼里,一等客人放下筷子,大马上就把剩下的鸡蛋碗底端到锅屋,让我们兄弟姊妹大快朵颐,不说我们用舌头舔鸡蛋碗的味道,就是那个炖鸡蛋的香味按照现在的话说也是醉了!
  由于娘的心细和勤劳,阿们家每年都能按时完成国家的鸡蛋任务。
  一次,我把在学校里学的诗歌读给娘听,就是《诗经》里的《伐檀》一篇。诗中写道......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亿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特兮?......我还读宋诗《蚕妇》:昨日入城市,归来泪满巾。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娘说,儿呀,看你上了几天学就”洋“起来了,娘还说,阿们大字不识一个,只能看到家前屋后的事,隔壁老多家的事你知道吗?
      娘说的老多,就是我家的邻居,姓蒋,外号”蒋老多“,写到这里我想告诉大家的是,这可是真人真事。这个蒋老多家的事可多了,我只是想说蒋老多两口子都是老实人,他家本来也喂了三、四十只老母鸡,也算蒋老多老婆身子懒了点,开春一场鸡瘟,几十只老母鸡活下的也就四只了,两只生蛋,另一只隔花生,还有一只整天”咕咕“的要抱窝。蒋老多的老婆就把要抱窝母鸡腿上拴上破鞋,让它拖着,不管精,就用绳子拴住鸡腿吊在树上,不顶用,老多老婆又用”罩“(捕鱼用的竹器)把鸡罩在屋后小水沟里,晚上又怕被黄鼠狼把鸡拉走,就在院子里放上盛水的木脚盆,把鸡罩在里面蹲水牢,就差灌辣椒水、坐老虎凳了,老母鸡抱窝的念头不改,仍我行我素。
  蒋老多两口子没办法,一商量,干脆就抱上一窝,反正家里也没有鸡仔,来年上缴国家鸡蛋任务也是个问题,至于眼前的事,走一步算一步。
     不久,生产队长带着大队干部到蒋老多家催缴鸡蛋任务,老多两口说,鸡都死完了,那有蛋哟。生产队长背着手在老多的家前家后转了一圈,又到屋里屋外看了一遍,终于在屋拐角发现正在抱窝的老母鸡,队长一怒之下,端起鸡窝,连鸡搭鸡窝一起摔在当院,此景正合了一句话,叫鸡飞蛋打,满院弥漫着已显血丝的鸡蛋的腥味,爬在墙头外看热闹的人群是一片唏嘘。我看到娘也在,背过脸,偷偷的用衣角擦拭红红的眼睛......
       那年月,那日子让阿们乡下人过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