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红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06|回复: 1

[原创内容] 此恨绵绵无绝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18 21:45: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此恨绵绵无绝期
        纪实文学《如戏人生》之秋儿之死
                                   
                                                            
   
    …… 当我气喘嘘嘘地走进房门,四目相对的一刹那,我愣住了,果然是秋儿。我的目光凝固了,感觉恍惚迷茫,不知是梦是真?眼帘中饱含的不知是情、是怨、是思、是怜?
  记得我刚从劳改农场回来去见秋儿,远远地瞧见:她穿戴一新坐在手扶拖拉机上,望着自己曾经深爱的女人做了别人的新娘,我伤心欲绝!心想,今生再也不能见面了,没想到,今天她却活生生地站在我的眼前。我大叫一声:“秋儿!”不顾一切地紧紧将她抱住,泪水夺眶而出。
  秋儿面容憔悴,目光里隐含着痛苦和凄凉,悲哀与深情,泪水在眼睛里打着转,最后夺眶而出,继而放声恸哭,她哭得那么伤心!
  秋儿过得非常痛苦,从某种程度上说是一桩买卖婚姻!
  当初我与秋儿“私奔”,她的家人、亲友四处寻找,欠下了一大笔债。一是为还债,对方又肯出钱;二是想让秋儿彻底了断等我的念头,急忙托人说亲。婚姻大事,岂同儿戏,匆忙择婿犹如饥不择食,只图快快了断,让她早早嫁人,却没有考虑对方的人格品行。在介绍人的撮合下,匆忙举办了婚礼。谁知,这个男人嗜赌成瘾,很快输光了家产,背下债务,秋儿好言相劝,反遭毒打……
  秋儿的到来,并没给我带来喜悦,却给我造成更大的悲伤。第二天大队民兵营长就找上门来,责令秋儿赶快回家!原来秋儿的丈夫找来了,他害怕地方宗族势力,不敢上门要人,拿着结婚证找到公社、大队。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事件,我感到十分为难。于情,我舍不得让秋儿离去;于法,留下她后果不堪设想,她们毕竟是经过婚姻登记的合法夫妻。想到这一点,我对她说:“你回去离婚,我等你。”秋儿哭着说:“一听说你平反回来,我就提出离婚了,可他叔父是大队干部,离不掉呀!”
  是啊,上了岁数的人都知道,那个年代是结婚容易离婚难哪!许多名存实亡的捆绑婚姻,直到老死都难以解脱,更何况还有掌权人为他撑腰。此刻,我想到了怀远县常坟公社一对恋人的悲剧。男的是公社武装部长,参军前就有了心上人,在父母强行包办下娶了一个不爱的女人。退伍后,他的心上人真情如初,两人相约等离了婚牵手践约。当男方提出离婚时,公社干部出面做工作,上级领导百般阻拦。无奈之下,两人抱在一起拉响了手榴弹,以死殉情!
  离人无语夜无声,明月有光人有情。是夜,我与秋儿相对而坐。她默默流泪,真正的苦难在于她根本无法倾诉,无法言说。我们是,流泪眼看流泪眼,断肠人望断肠人。有心让她回去,刚刚见面怎能忍心就此分手?商量半宿,拿不定主意,真是走亦难,留亦难。秋儿擦了擦眼泪说道:“你带我走吧,我们走得远远的,再苦再累,永不分开!”
我一时语塞,扪心自问:当一个女人为“情”而不顾一切,为“情”而献出了一切的时候,你难道还不会被深深地震撼和感动吗?假如你的心灵里尚存一星点的善良和慈悲,就不会残忍地拒绝她的奉献。想到这,我不再考虑有什么后果了,决定带秋儿再次私奔,连夜就走!
  我们正在收拾行李,弟弟把我叫到他家,劈头盖脸地给了我一句话:“哥,你这是犯重婚罪!”一句话把我惊醒!如今她是有夫之妇,与她私奔就是犯罪,再被判刑就没有理由平反了。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此刻,我深深地体会到人情险恶,稍不留神就会酿成大祸!
  第二天一早,我们默默地上路了,冷酷的现实也只能选择分道扬镳;法不容情,只好劳燕纷飞。看着她痛苦凄婉的面容,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安慰她。黯然消魂者,唯别情依依。我们两心如一,两情相依。恋恋不舍情愫使我们走走停停,直到下午我们才过了轮渡走上淮河大坝。
  秋儿含泪说道:“别送了,你要照顾好我们的儿子。”
  “放心,儿子是你我爱的结晶,一定把他抚养成人!”
  “今日一别,也不知何日再能见面”?
  “我等你三年。”
  她摇头不语。
  “你不信?” 我拉着她面对滚滚淮河,大声喊道:“我绝不食言,让淮河作证!”
  她还是绝望地摇摇头:“别等了。今后,你要学会照顾好自己。”说着,她早已泣不成声。
  举手挥别离,从此各一方,这是一次生离死别的痛苦分手,我们谁也不愿先走。
  许久许久,天快黑了,我们依然站在大坝顶上,我怕耽误她回家,一转身我忍痛先走
了。远远地从身后传来秋儿哭喊声:“要照顾好儿子……”
  她走远了,我返身回到坝顶上,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心中感慨万千;过去,我们私奔经过这座大坝,今日分手,又于此地。触景生情,我仔细地回忆着那遥远的过去,这里留下了无限的惆怅和刻骨铭心的爱恨!
  望着滚滚东流的淮河、西下的夕阳,我心中充满无限伤感:我与秋儿的夫妻缘分,犹如淮水一样,一去不返。
      
          一曲悲歌饮恨长,
          秋去心冷两茫茫,
          古今多少伤心事,
          坐对淮水问夕阳。
  
   一个月后传来噩耗,秋儿死了!
  我与她那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促使我不得不去见她最后一面。
  她家地处怀远、凤台交接处,及其偏僻荒凉。两间破旧的草房已是断壁残垣,门前熙熙攘攘挤满了许多人,出出进进;门头上悬挂着一块白布,上面写了个大大“奠”字;下面老盆里燃烧着“钱纸”冒着缕缕青烟,笼罩着一种悲伤气氛;门前搭建一座简易“灵棚”,一些来吊唁的亲朋好友正在抽烟喝茶。
  她丈夫看我到来,满脸不高兴的样子。我赶忙把他叫到一旁,塞给他三十元钱,说了声,“节哀顺便。”他马上变了一副嘴脸,“请到灵棚喝茶。”我谢绝,转身进了草屋。
  秋儿睡在地上,身下铺着稻草,脸色蜡黄,双目紧闭像是睡着一样。看到这样一幅惨景怎不令人伤感!
  她安详的躺着,长长的发头发凌乱的散在地上,好像是一幅星空的交叉图画;她的手在地上平稳的放着,就好象在等待着我再次牵她,让她得到温暖;她大大的眼睛紧闭着,再也看不到人世间的一切;粉红色的珠唇微微上扬,好象在说,你终于来了。她是那么年轻,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带着对生命、对生活的无限眷恋,孤零零地走向另一个世界。再也没有谁打搅她了,想着我与她相依为命,浪迹萍踪,患难与共,度过的那些令人难忘的日子,望着她的遗容,我不禁潸然泪下……
  人走香消,玉陨魄散,但我与她那段刻骨铭心的爱却深深地刻在我的心中!     
     
        痴情总被痴情累,
        浪迹萍踪可怨谁?
        梦断香消魂归去,
        百年之后等轮回。




发表于 2016-7-19 10:04:2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凄惨,闫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