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红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9|回复: 0

[心语心情] 婚姻决定了侯亮平、高育良的人生浮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 21:2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婚姻决定了侯亮平、高育良的人生浮沉?

   《人民的名义》中,侯亮平、高育良、祁同伟、李达康各有人生浮沉,他们的命运却都与婚姻有关,说明婚姻绝非小事!好聚好散,“闪婚”、“闪离”,那是云不知深处,人没经历沧海……为他们的婚姻分分类,看浮沉在何处?
一、门当户对型婚姻(侯亮平 钟小艾)
                      下载.jpg

两人是大学同学,一个是中纪委干部,一个是省级反贪局局长。剧中,两人的家庭背景不甚明了,想必非同一般,至少非祁同伟、高小琴可比(高小琴刚到宾馆当服务员时,她和妹妹的脚上连鞋子都没有)。两人可能就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上学时是“学霸”,找工作不愁,仕途上是精英。这除了与他们个人奋斗、从不犯错误外,与家人早为他们铺好了路、或与他们背后的人脉有关。
    自然,他们的婚姻属于门当户对型。过去,中国人的婚姻特讲究门当户对,因为这样的婚姻看上去平等,没有“攀龙附凤”的嫌疑和背后纷纭,不仅有利于婚姻的稳定,有利于婚姻当事人的仕途,也有利于双方家庭和平共处。有些出身高贵的漂亮姑娘,不顾一切地爱上穷小子,结果就像飞蛾扑火,难以收获真爱,还让家长蒙羞。后来,人们似乎不大讲门当户对式的婚姻了,但明里暗里走得更远,将权力和财富量化为房子、车子,与美貌等作综合平衡。 

剧中,这两人当然没这么俗,他们是人中翘楚,且三观相符,志同道合,非常相爱。这是门当户对型婚姻中的极品,人人思之、求之。
二、功利型婚姻(祁同伟 梁璐)
  剧中,这两人的婚姻不光是不幸福,简直是有些虐心,互相施于精神上的折磨——冷战、热战都有,夫妻关系水深火热,亦如同牢笼,谁置身其中,都难保不是一身伤。功利型婚姻最让人诟病的是无爱,甚至是蔑视和怨愤。勃尔顿说:“女人能饶恕对她的伤害,但绝不会忘却对她的蔑视。”梁璐流出的眼泪要不无声,要不近于一种哀嚎。看看剧中他们俩那远比撕心裂肺更让人难受的关系,你就知道这种婚姻是如何地把人折磨到死,轻则同床异梦,重则背叛、出轨,最后把家变成了一座火坑。

     祁同伟是于连式的人物。法国作家司汤达小说《红与黑》里的主人公于连,原是法国乡村一个锯木工厂主的儿子,为了能顺利进入巴黎上流社会,他到德.瑞那市长家做家庭教师时,利用他与市长夫人的私情往上爬,把她当成登堂入室、谋求进身的梯子,而当这个梯子不再有利用价值时,他就果断抛弃,又爱上权力更大、家世背景更厉害的马特尔小姐。当他终于靠马特尔小姐的父亲,弄来骑兵中尉的委任和贵族封号时,一幅锦绣前程在他面前展开,他却被德.瑞那市长夫人告发,他只好选择枪击德.瑞那市长夫人,最后被送上断头台。
     祁同伟出身底层,也是一个一心想往上爬的人物,他利用了与梁璐的婚姻,成功地达到了目的。然后,他想一脚蹬掉这架梯子,结果却蹬掉自己的身家性命。
          三、貌合神离型婚姻(高育良 吴惠芬)


    剧中,这两人实际已经离婚多年,却还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因为这个“屋”实在太大、太豪华。本来,这两人的婚姻可能是志同道合、很幸福的,同在大学当老师,有知识有学问有修养,他们的女儿也很出色,可偏偏高育良踏上仕途,且位高权重。而逝水流年,吴老师已不再年轻,拼不过那些刚出道的漂亮小姑娘,这婚姻便如同坐在了火山口上。曾听一位朋友说起一个省级厅干,对知己诉说苦衷:就像人开车,你不撞她,她要撞你!吴老师遇到的便是这种情况,她为丈夫、为女儿、为学问,付出大半生,代价是年华不再,容颜半衰,她这辆曾经灵便、好用的车驶不动了,而那些花容月貌、心机颇深的小姑娘,却刚刚驾车上路,要想不被她撞得人仰马翻,需要何等的“驾驶技术”和人格定力!
     马老师在丈夫被中纪委带走后,对梁璐说了一番很知己的话:“婚姻从来不以女人的温柔和宽容取胜。”这可谓惊世之言。泰戈尔曾说过这样的话:女人靠固有的温柔情感,就能在婚姻中取胜;而男人非得靠不断的搏斗,才能赢得在家庭里的地位……(大概意思)现在看来,这位大诗人、大贤哲的话也未必可靠。马老师年轻时肯定是温柔的,即便在知道高官丈夫有了情人后,她为了面子、为了孩子,一再隐忍,不可谓不宽容,可这并没有换来高育良的良心发现。那些有着温柔的品性、却在婚姻里一味宽容的好女人,该好好清醒一下了,当你的牺牲仍换不来他悬崖勒马时,你为何不干脆揭疮疗毒?直至大厦倾倒,无可挽救,后悔晚矣!
    女人该温柔时温柔,该宽容时宽容,该“河东狮吼”时就得“河东狮吼”,不然,你就是软弱可欺!不要再为了面子、或为了孩子懦弱下去,清醒、理智,有应对家庭变故的“策略”,才是上策,婚姻才有了最后的“保护伞”。
     其他如李达康、欧阳菁,他们是自利(自私)型婚姻?大风厂下岗工人王文革夫妇,他们属贫贱型(贫贱夫妻百事哀)婚姻?
    毕达哥拉斯说:“女人有三个神圣的名字,起初被称作处女,然后被称作新娘,最后被称作母亲。”这正是婚姻的最神圣之处,好的婚姻必通向纯洁的母爱,作为妻子和母亲,她必须得到尊重,必须得到温情的爱,这样她才会幸福快乐,男人也才能得到关心、保护。
     婚姻是男人成熟的催化剂,是他通向事业成功的阶梯——不是予取予求,而是一辈子守护、惦念它。懂得这样珍重、保护女人的男人,他怎么会随便追逐取乐、四处惹尘埃?又怎么会在这复杂多变的世界中沦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