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红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8|回复: 0

[个人观点] 汤仲其:浏阳黎春秋书记“谈信访”让我热血沸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1 09:53: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汤仲其:浏阳黎春秋书记“谈信访”让我热血沸腾
  5月9日,正在北京上访的我,偶尔看到《今日头条》刊载的《湖南省长沙市委常委、浏阳市委书记黎春秋谈信访》一文,我先是眼睛一亮,继而热血沸腾,本已经冷却如冰的心又燃起了希望之火!黎春秋书记在访谈中所表达的“把群众初访的‘第一站’变成问题解决的‘终点站’”,一定会落到我的头上,我有望成为黎春秋书记重视信访工作并最终让我的信访诉求获得解决的幸运者!黎书记在访谈中说:浏阳不仅有《浏阳河》这首好歌,更有好山、好水、好风光。我要说的是,浏阳还有好“公仆”,尤其是有个作风务实、有民本情怀的好书记,我相信在黎书记的努力下,浏阳的信访存量和增量不仅可以实现“双下降”,而且大踏步地朝着“零”目标迈进——或许我会成为进京上访的最后一人!
  尊敬的黎书记:我的信访案其实一点也不复杂——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我接受初中教师定向委培,2000年又参加了招聘考试,这就意味着我有了教师编制,但考试结束后,我的教师指标给领导占用私卖了!为了给自己讨公道,我不断地到各级政府的职能部门上访。面对我的合理合法诉求,浏阳政府部门使出的是拖延、推诿、硬扛、忽悠等惯用伎俩,让我的诉求变成“老大难”问题。为了“攻坚破冰”,找到各方都认可的公理,我要求开个听证会,让大家来评说我的诉求是否合理,也让教育主管部门就我提出的编制问题用证据说话。应该是,本人关于开听证会的要求、关于让主管部门拿出我有无编制的证据来的要求,是合情合理、无可非议。然而,我在替自己合法维权的过程中,竟然遭到浏阳警方的打压——将莫须有的“寻衅滋事”罪名强加给我,让我这位守法的女公民在高墙内度过了炼狱般的37天。我被取保候审期间,浏阳警方将我的案卷移交至当地检察院,两次退侦后,浏阳市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于2017年3月21日作出了一纸《不起诉决定书》。我被平白无故地关了38天,司法部门总得给我一个说法吧?然而,尽管浏阳市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书》中已经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可以向检察院提起公诉,“也可以不经申诉,直接向浏阳市人民法院提起自诉”,但当我于3月27日到浏阳市法院请求立案时,接待我的法官朱可可以我不能向浏阳市法院申请国家赔偿为由拒绝为我登记立案,我转而找检察官谭怡芳讨说法,谭检察官说我的案子到这里为止,既不可以追责,也不可以申请国家赔偿。言下之意,我被关37天“关了就关了”!
  我现在的诉求有两个:一是要求教育局和编制办公布1999年至2001年的编制信息;二是要求浏阳法院依法为我立案。假如有关部门对于我这两个诉求难办的话,我就请求举行听证会,让参加听证会的人员就我的诉求发表看法,我会尊重听证会的结果。我实在想不明白,我的这两个诉求以及关于举行听证会的要求难道是属于无理要求吗?
  黎春秋书记说得好:信访工作是我们听社情民意的一扇“窗”。群众遇到了自己无法解决的困难,所以选择通过信访的渠道,向党委政府倾诉和反映。因此,处理好一个信访件,就是办好了一件民生实事,就是及早化解了一个隐患。黎书记十分看重信访这个窗口,透过它认真听取群众所思、所盼、所忧,把诉求解决好、回复好。但浏阳市信访局的作为与黎书记的要求和期望似有很大差距,以我的信访案为例,该局从来不给我登记,有领导接访也不告诉我更不安排我和领导见面。该局的工作人员给国家信访局以及其他上级部门所做的有关我的信访情况的汇报都是假汇报。比如,我的问题本来是编制问题,但浏阳市信访局给上级汇报时却将我的问题说成是劳动仲裁问题,乃至信访局的电脑里都没有给我录进真实的信息,导致国家信访误以为我的问题是劳动仲裁问题,而不是编制问题。这也是导致我的诉求无法得到实现的一个重要原因。
  黎春秋书记有句话可谓说到了我的心坎上:信访工作首在有情,把群众当家人,视诉求为家事。你想一想,今天上访群众如果是你的亲人,你会用什么态度对待他?浏阳市信访局的工作人员缺少的就是一个“情”——至少对我而言,他们不是“有情”,而是“无情”,换句话说,我被浏阳市信访局的工作人员视为“毛栗球子”,对我能躲则躲、能避则避、能绕则绕、能晾则晾,自然就谈不上“用心去推进、去解决”。黎书记号召信访部门努力探索和创新信访工作的“浏阳模式”,但浏阳信访局有人与黎书记唱对台戏,他们“探索”的是另类的推责式的“浏阳模式”!
  不过,本女子相信黎春秋书记关于信访工作的思路、理念和措施,一定能够在浏阳的土地上落地、开花、结果,我将自己的信访“宝”押在了黎书记的身上——相信尊敬的黎书记会为我的9年心酸信访案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汤仲其  13548550465

  微评:我见到过许多领导谈信访工作的文字,比较起来,我觉得浏阳的黎春秋书记讲得比较实在,不像一些地方的信访局局长在年终总结时,总喜欢吹牛皮说信访案件结案率达100%,甚至连续N年达到100%。你想:信访结案率怎么可能是100%?让我说,任何一地,其信访结案率都只能是100%地达不到100%!黎书记在访谈中,对信访成绩的表述是:这几年,浏阳信访存量和增量实现“双下降”。特别是进京赴省信访总量连年下降,连续六年保持长沙九区县(市)最少。这个评估是实事求是的,当然也是可信的。显然,“连年下降”和“最少”,并不等于“没有”和“零”,说“没有”上访的、说信访案结案率为“100%”(强行结案或虚假结案实际上并没有结案)恐怕连三尺孩提都不会相信!汤仲其的信访积案,属于浏阳的信访存量,但愿在黎春秋书记给出的信访“钥匙”,能打开汤仲其这把“锈蚀”的信访“锁”!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