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红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4|回复: 0

[辛辣评论] 湖南常宁将一起诈骗案“压”7年未了公正何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3 11:23: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湖南常宁将一起诈骗案“压”7年未了公正何存?
  我叫彭忠瑞,是湖南常宁市金炉冶炼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在这里,我要借助网络将发生在湖南常宁政法界的一宗司法奇案公布于众:我举报的一起经法院判决确认的诈骗案,至今已经7年了,涉嫌犯罪的原株洲市公安局警官蒋锡中仍然逍遥于法外,被蒋锡中诈骗的138万元货款也分文未追回,无奈之际,我呼吁社会公众舆论的声援,也呼吁上级政法机关高擎公平正义之剑,督促常宁市政法机关尽快将涉嫌诈骗犯罪的蒋锡中抓捕归案,并尽快将“公道”二字还给我们!
  2010年12月初,我司业务员认识了自称是株洲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政委蒋锡中,他在永新县承包了从事粗铅冶炼的金丰公司。出于对警官的信用,我司很快和他谈妥了一批粗铅购销业务。根据蒋的要求和他提供的账号,我司于同年12月10日汇出了138万元货款,双方约定13日提货。蒋当时信誓旦旦地表示:60吨粗铅会如期交货;若没货就退钱,一分不少!
  到了约定日,去提货的我司业务员向我报告:蒋锡中已将货卖给了另一家公司!我当即联系到蒋,他先是矢口否认,后又支支吾吾称他不在厂里,要等他回来后处理。我方明确告诉蒋:既然货卖给了别人,就请按约定退款!蒋推说主管财务的老总外出打官司了,带走了公司的财务专用章和U盾,钱无法汇出,表示等其回来就退。此时我们还心存善念,相信了蒋的话,耐心等待他退钱。
  谁知到了12月15日,蒋遣散了所有员工和管理人员,公司股东则全部逃离,蒋自己推说其父亲病故不能来厂里。我们感觉情况不妙,便到永新县工商银行查询,得知我司的货款已于12月14日晚上,通过网上银行蒋锡中的银行U盾,从将承包的金丰公司账户上转到了蒋的合伙人曾永棠的个人卡上,而转款人就是蒋的老婆(也是株洲警察)。此时我们才知道上当受骗了!
  为了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我司向常宁市法院起诉,2011年6月14日,该院在函件中作出结论:蒋锡中等人在合同履行中,收受原告常宁市金炉冶炼有限公司支付的预付款后,既不供应货物又不退还预付款,其行为符合合同诈骗罪的犯罪构成,涉嫌合同诈骗罪,应由公安机关立案查处。
  我们立即向常宁市公安局报了案,该局经侦部门派员取证确认后,遂报请衡阳市公安局审核,同意对我司138万元货款被骗事宜予以立案侦查。此后,我们便遭遇了重重阻力——
  常宁市公安局派人到株洲警方调查,因得不到配合无功而返;
  衡阳市纪委副书记陈玉琼为了袒护蒋锡中,在其递送的颠倒黑白、推卸罪责的报告上,对常宁市政法委书记王若军做了一个化“刑”为“民”的批示:请常宁市政法委王书记协调解决。
  一个搞抓人的刑事案件,在陈玉琼笔下变成了“协调解决”的经济纠纷,常宁市政法委书记王若军自然是心领神会,由此注定了我司讨公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正是从这个批示开始,常宁市这位“王书记”便使用“太极手法”化解来自上级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我司多次到湖南省公安厅上访后,省厅指定常宁市公安局为办案机构,要求株洲警方给予配合。2013年10月23日,常宁市公安局根据省厅旨意到株洲办案,并再次带去了刑拘令,再次受挫的办案人员再也不愿意去株洲了!
  经过长沙、株洲、常宁来回奔跑申诉,好不容易让湖南省检察院向省公安厅发了一纸督办函,让案件迎来了一线转机,株洲警方于2014年9月23日将蒋锡中逮捕归案。
  然而,在蒋锡中被关押了37天后,便“昂首”走出了看守所。常宁市检察院转告“有关方面”的“指示”:本案有四个“不清楚”,不能批捕。
  此后,本案“停摆”了28个月。
  2015年5月11日,我们到常宁市检察院讨说法,宋顺武检察长告诉我们:是衡阳市检察院一位姓肖的副处长指示放人,并当场给肖姓副处长打了电话,请他转告犯罪嫌疑人:人没抓,但钱该退给受害人!肖在电话中倒是答应“一定转告”。
  然而,时间又过去了21个月,但案子仍然没一点动静,一切都有如“玫瑰花开静悄悄”。
  我们强烈呼吁上级职能部门本着对神圣法律的信仰和职业责任感关注本案、关注我们的诉求,力促常宁市检察院、常宁市公安机关履行自己的职责,维护司法公正,督促办案单位尽快完善证据,将涉嫌诈骗犯罪的蒋锡中捉拿归案,用正义的法律武器为我们讨回公道,助我们挽回经济损失,以彰显社会主义法律的尊严,表明政法机关捍卫公平正义的鲜明立场,更体现了党和政府依法治国、保护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坚定信念和坚强决心!
  常宁市金炉冶炼有限公司:彭忠瑞 联系:13617472681  彭忠友 联系:13327316060


蒋锡中的‘保护伞’退了,“四不清”可以休矣!
  “我们这个案子被蒋锡中的‘保护伞’压了7年,现在蒋锡中的两个‘保护伞’一个退休一个换岗,本案应该是有希望获得公正处理了”!彭忠瑞在和本博主谈到他遭遇的司法不公时气愤地说。当一个地方的“政法头”以权代法、以权压法,这个“政法头”就如同一座大山,将司法公正“压”在了“大山”脚下。难怪本案的受害人要等到犯罪嫌疑人蒋锡中最直接的保护伞——常宁的“政法头”换岗后,才再一次看到司法公正获得“解放”重新“昂头”的希望!
  本案在衡阳市原纪委副书记陈玉琼和常宁市政法委书记王若军的干预下,“正”与“邪”经过几番搏击,形成了正不压邪的反常和尴尬局面:公安机关称其尽力了,是检察院要放人,他们没办法;检察院说本案证据不足,有四个“不清”,不能抓人;犯罪嫌疑人蒋锡中企图否认自己的法律主体地位,倚恃其身后的保护伞,逍遥自在地享受着逃离法律惩罚的生活。作为受害人的彭忠瑞和彭忠友,7年的诉讼和维权历程让他们心酸无比,心力疲惫,一场费时费神费财费力的诉讼,“费”这“费”那到头来一切都是白费!不公司法给他们带来的是投诉无门、处处受阻的窘境;是欲哭无泪、焦躁痛苦的心理煎熬。须知,彭忠瑞为法人代表的金炉公司只是一家小型股份制企业,138万元加上超过本金的利息是一笔决定企业生死存亡的巨款。由于7年未能追回,造成公司资金链断裂而被迫停产。常宁政法机关如此办案、如此明目张胆地包庇犯罪嫌疑人,是谁给你们漠视法律的底气?从报案到现在7个年头了,他们的合理合法诉求还停留在原点,犯罪嫌疑人仍然逍遥法外,这2000多个日日夜夜体现的是怎样的法治文明?是怎样的司法公正?是怎样的法律尊严?是怎样的司法公信力?政法部门带头违法乃至公然践踏法治,受害的是无疑是无法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权益的受害人,蒙羞和耻辱的则是政法部门的形象和依法治国的方略!
  常宁市公安局的办案人员跑了两次株洲就算“尽力”了?常宁市检察院称本案有四“不清”,问题是你不去认真调查何以会“清”?比如检方说不清楚蒋锡中是否仍在生产,事实上蒋锡中收到货款就逃之夭夭,再没生产,办案人员到现场去了解一下能不清楚吗?又比如检方说不清楚资金去向是否由蒋处分,办案人员到当地银行一查能不清楚吗?至于蒋锡中称自己不是法律主体,江西吉安中院的判决书上写得明明白白:“蒋锡中是承租方的合伙人之一,是本案的适格诉讼主体”。蹩脚的理由是根本站不住脚的,现在没有了“保护伞”的袒护——原衡阳市纪委副书记陈玉琼退休了,原常宁市政法委书记王若军也“换岗”了,检方的“四不清”论可以休矣!蒋锡中的“不是法律主体”论亦可以休矣!
  本案让我们“触摸”到了司法界的某种“怪状”:将批示当做办案依据,将法律当做一种手段,将“正义”当做人情相送,将案子当做生意来做......如此这般,凸显的是落实依法治国方略面临的障碍,不清楚这些障碍,司法良知就会成为一种传说,司法公正就会姗姗来迟,依法治国、中国法治就会成为漂浮在空中的美丽口号。
  但愿常宁新一届“政法头”和常宁市检察院、常宁市公安机关以实际行动践行依法治国方略,尽快对本案中的犯罪嫌疑人蒋锡中亮剑,让司法公正回归到受害人的怀抱!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