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红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2|回复: 0

[文化资讯] 著名黄梅戏艺术家 黄新德评闫立秀长篇小说《石榴树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0 11:3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url=][/url] 字号:大 中 小
                                    我读《石榴树下》

                                     黄新德  

                   (著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安徽省剧协主席)

b_vip_6C306512851F7DFF7CE7EF1B23BDF502.jpg

                    

    在阅读故事的每个夜晚,我被一种“奇异”的力量牵引着,“它”让我激动,让我思考,让我愤慨,让我流泪……我知道这股力量源自于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广博的艺术造诣、朴实无华的个性品质和坚韧不拔的生命张力;一种倔强与顽强,拼得了一生可钦可敬的成就;一股热情与信仰,成就了一本可歌可泣的故事。

    我从未写过书评,也没有给任何作家写过序,但这一回我却破例,要为一个农民作家、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民间戏剧家闫立秀说上几句:只上过两年小学的他,却能写出100多万字的三部长篇小说。其中《如戏人生》和《石榴树下》竟能在国家级的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出版发行,畅销海内外,这不能说不是一个奇迹!

    爱情是许多文学作品最为绚丽的话题,当代的许多年轻读者大都是在浪漫动人的韩剧中泡大的,理想中的爱情美丽无比,甚至能体验一次童话中王子公主式的爱情才够品位、够唯美……意向中的美丽情感从未与20世纪40年代划过关联,那个暗无天日的年代如何谈浪漫爱情?!……可是,我确确实实在《石榴树下》这本书里感受到了数段美丽生动的爱情,他们隐藏在一勾弯月下的“龙凤潭”边卿卿我我;他们为追求真爱,竟敢违背“师训”躲在石榴树下私定终生、偷吃禁果;他们在蟋蟀和声的村野田埂上谈情说爱;他们在清晨鸟鸣花开的晶莹露珠里,一起练功共磋技艺;他们徜徉在春天麦浪起伏的绿色海洋中……发生在这里的爱情,温婉深情而又炽热动人!一个个女主人公都是那么的善良纯真、执着热情,我被一次次生动的爱情场景感染着,也被一次次的生离死别刺痛着,突然悟出一个道理:美丽的爱情在什么环境下都可能发生,只要有两颗热枕而跳跃的心灵。   

    作者凭借独特经历,回顾远逝的灵魂;血泪当墨,描述了几位戏剧艺人在旧社会的悲惨遭遇,写到动情处使人心酸落泪、深沉处令人心情压抑,厄运时又让人心灵震撼!书中众多人物形象的塑造鲜活而生动,人物命运的描叙给人以强烈的震撼力和感染力,这些足见作者的艺术感觉能力和文学表现功力。

       在戏剧界,我所知道的、看到的都是成了“星”的大导演、大剧作家、大牌演员,他(她)们中有自握笔杆,有请“枪手”著书立传,逐一阐述各自成就。没想到,在众多大腕之外,在偏僻乡野中突然冒出了了不起的“泥腿子”作家!正如作者本人所说:“大人物有大人物的作为,小人物有小人物的命运。”他站在中国俗文化的土壤上,像许多艺术大家一样,使自己艺术生命呈现为一种滚滚滔滔不息的巨流……

    他的文章不走隐晦曲折、把玩机巧、耍弄幽默之途,而以一种道义敏感裹卷世像,尖锐得浩浩荡荡,讽刺得明明白白。作者将人世间的真、善、美和假、恶、丑迭映其间;充分表现了人性的复杂性,他们既有美和善的一面,同时也有丑和恶的另一面。这种人性的两面性、扭曲感,又无形中深化了主题和立体了个性,与那种割裂人性、虚饰个性、人为拔高的典型性要更使人觉得亲切可信。

     闫立秀先生是农民作家、民间艺术家,特殊的精神站位,彰显出一种独特的审美效应。他的作品自然流露出的是乡土特色。朴素乡音、独特方言恰当运用,也是这部小说的一大亮点。他在这本书中,大量地运用了淮河民歌,这无疑增添了作品的可读性。例如,洪啸天、石榴各自向对方表达爱慕之情时,作者运用了淮河《花鼓灯》情歌对唱。洪啸天在赠送给石榴定情物——一方“丝巾”时唱道:

      

       小小丝巾四方方,

一簇榴花赛骄阳,

横丝竖缕结同心啊,

地不老来天不荒。

      

       洁白的丝巾上绣着一簇盛开的石榴花,既赞美“石榴”的娇媚,又唱出了对“石榴”的痴情与爱慕。

       石榴取出一双千层底布鞋相赠,她唱道:

      

       俺送哥哥鞋一双,

纳鞋的麻绳尺难量,

哥行千里不忘妹呀,

绳长哪有情意长。

   

    你唱我和,传情达意,真实地再现了当年男女求婚的独特方式。

    当人们读到这里时,等于欣赏了一曲优美的淮水吟颂,看到了一幅淮河流域的民风俚俗的画卷。

    从《石榴树下》这部书,不难看出作者经历了又一次文学意义上的书写。这种书写是他人生经验元素的积累到达临界点以后的重组。其书写的过程是酣畅淋漓的。它给了我们意想不到的发现,这就是对过去的发现、对世事的发现、对人与社会的发现。总之,闫立秀通过《石榴树下》完成了他人生又一次冲刺。

    有人说,磨难是财富,经历是知识,实践是学问,一点也不假。《石榴树下》虽出自一位农民之手,他的磨难、经历、实践所著的这本书,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现象。这种现象会有人来研究它的,也许很快,也许百年之后。我虽是从事戏剧,也曾出过书,但以我的水平来评价这本书很难,很难!在这里我只能借书发挥,谈一点认识、启发而已。

    我们常说“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书山有路勤为径”是不错的,但是“学海无涯苦作舟”这句话我一直不喜欢,源于:第一,一个真正喜欢学习的人,在学海里面遨游是不会觉得苦的;第二,用苦作舟,又何以能渡人于学海呢?那只能把学海变成苦海。所以,我个人把“学海无涯苦作舟”改成“学海无涯史作舟”。任何一个学科都是一个浩瀚的海洋,要想了解一门学科,首先就要学该学科的历史,历史可以让您了解过去现在,了解了过去和现在才能确定将来发展的可能方向。所以我是十分重视历史的,而《石榴树下》作为一部特殊的史书,正是该书吸引我的原因之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