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红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9|回复: 7

[转帖选粹] 吉林白城市:被打了“欠条”的征地补偿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7 21: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ize=0.48]。
[size=0.2933][url=]
[/url]






[size=0.48](正在建设中的市民中心办公大楼)

[size=0.48]
[size=0.48](白城市正在建设中的检察院办公大楼)
[size=0.48]村民:领取土地补偿款 必须先打欠条
[size=0.48]保平乡(街道)地处白城市洮北区,是白城市的交通要道。2011年被征地之前保平乡有大量土地需要征收,敬老院的稻农就是其中之一,涉及35户村民,200多垧耕地被征收(当地:1垧=10亩,1亩=1000平方米)。
[size=0.48]这里的稻农介绍,2011-2012年间,负责生态新区征地工作的白城市生态新区建设领导小组是以白城市委的八大局要搬迁的理由要求征地的,需要征用我们正在耕种的200多垧地,我们都拥有30年的土地承包合同,并且有土地证,30年不变。原来这些土地都是盐碱地,都是我们开荒种植的,都是好耕地。承包后,这才耕种10多年就被政府新区征用了。政府在征用后建起了生态新区,不但进行商业开发,还建起了别墅洋房、人工湖。并且同时征用的相邻地块因为所属权不一样,政府给出了不同的补偿标准。而且政府答应给的补偿,却被要求先打欠条“扣除领导回扣”条再发放补偿,否则不予发放征地补偿款。
[size=0.48]由于地已经被征收,生态新区的拆迁,原保平乡敬老院的稻农自2012年到现在都在外租房居住,因为村民们对这种不合理的做法,无法接受,为了讨回公道,他们一直举报和上访,四年过去了,事情一点进展都没有。
[size=0.48]村民李凤竹称,2011年,白城市工业园区当时韩姓工作人员来家里说政府要征用自家的26亩地,自己感觉是政府工程,就同意了政府的方案。并收到了工业园区先期支付的征地补偿款50万元,所欠部分征地补偿款一直未予到位。
[size=0.48]2012年,生态新区领导陈雷等又来家里,说“ 26亩地被生态新区以60元/平米(当地1亩=1000平米)的价格又重新征收了”。并重新签订了第一轮的补偿协议,通过建设银行收到了政府的第一轮补偿款。
[size=0.48]然而值得怀疑的是,在这个过程中,村民们在和政府谈妥重新征地方案后,被要求先退回第一次给予的50万元征地补偿款才能拿到重新征地方案的补偿款,但是退款却不是直接退到国家财政。
[size=0.48]据李凤竹介绍“那天刘华(敬老院稻农)带着政府征收办的人,要求把退款直接打到刘华的个人帐户上”李凤竹怀疑说。“当时就觉得蹊跷,但是那是政府征收办的人要求的也就没有过多怀疑,就把钱打了过去,但是政府征地,政府出补偿款,按理说,钱应该退给国家财政的,怎么就退给个人了”,他很迷惑,为什么一笔50万元的国家补偿款,会被要求转入个人账户呢?
[size=0.48]更巧的是,李凤竹提供的一张邮政储蓄的存折显示,2012年8月10日,流水号2204206的账单显示,“转园区刘华50万元”。对于为什么是手填的记录呢?李凤竹回忆,“当天邮局工作人员说,打印机有点问题,就直接用笔记录了”。
[size=0.48]
[size=0.48]神秘人物:刘华
[size=0.48]
[size=0.48](稻农们没有委托刘华的证明)
[size=0.48]据村民张国春反映,在征收了敬老院22户稻农的全部土地后,因为后来村民们了解到相邻的长青村被政府征用的地政府在补偿了60元/平米后,政府又给了二轮补偿,每垧又给了60万元,村民开始不停的上访。最终白城市生态新区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以“白新信处字【2014】2号”文件给出了处理意见,对占用的保平敬老院36公顷土地于2014年1月20日追加补偿12万元/公顷。
[size=0.48]可是就在处理意见出台后,当村民们去生态新区领取补偿未果,并多次找到当时的负责人陈雷主任时,却被要求找村民刘华去领,但是找刘华领,就必须先根据刘华的要求打欠条,否则就领取不到钱!
[size=0.48]让村民们想不明白的是,政府的补偿标准到底是什么?为什么第一次补偿时每户村民都有自己的名头帐号,经过多个部门和手续才通过建设银行取得的钱,为什么第二次补偿时政府就把几百万元补偿款打到刘华一个人的个人帐户上,刘华也不是村组织干部,并最终导致每户村民不打欠条就不给补偿款。
[size=0.48]据村民李凤竹介绍,在领补偿款时,“刘华是这样说的,必须先给我打张10万块钱的欠条,这钱不是我要,是给陈姓和邵姓领导的回扣。”就这样,李凤竹的26亩地第二次应该领31.2万元。但是给刘华打了10万欠条后,实际上只收到了21.2万元的征地补偿款。
[size=0.48]根据村民的初步统计,给刘华打欠条的村民有刘银龙8万元(二次)、周福兰1万元、刘汉龙8万元、杨清云8万元、王素华4万元、李凤竹10万元、张国春15万元,合计54万元。
[size=0.48]在调查过程中,还有比李凤竹情况更惨的,甚至在和政府签订了补偿协议后,房子扒了,却出现了政府耍赖不给钱的情况。
[size=0.48]村民杨清云,与2012年10月15日和白城市土地房屋征收综合办公室(以下简称征收办)签订了《生态新区土地征收与补偿协议》,征收自家的3万平米土地,以安置费的名义补偿180万元。但一直没有收到政府的补偿款,最后不得不把征收办起诉到白城市洮北区人民法院。
[size=0.48]白城市洮北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8月21日判定征收办给付杨清云安置费180万元并承担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杨清云,直到2015年8月初,才收到政府通过村民刘华转过来了86万多元补偿款(这其中杨青云又拿出30万元给律师作为律师费),其它那100来万政府仍旧未予补偿。
[size=0.48]杨清云介绍说,在领取政府的第二轮每公顷12万元补偿时,也是通过刘华领到的,自己也被刘华要求先打了个8万元的欠条,本该领到36万元补偿,实际才领到的24万元补偿。
[size=0.48]那么这个刘华到底是什么人呢?不但能代替政府财政向村民发补偿款,还能帮拆迁办领导拿“回扣”,他和政府之间又有什么样的千丝万缕的联系呢?
[size=0.48]户口:被征地稻农户口无从着落
[size=0.48]稻农费贵友反映称,我们这些农户土地被白城市生态新区征完后,户口也不在生态新区。当我们到保平乡(街道)派出所(征地前户口所在地)开户口证明时被告知,我们的户口不存在。后来打听才知道,我们的户口被转到东风乡企委四社,其实这个单位不存在。该单位只是户籍名称单位而已,更是一个没有行政管理职能的莫须有单位。因此,我们没有生活保障,我们家的孩子上学开个户口证明都开不了,我们的子孙将成为黑户。
[size=0.48]又称,我们的土地被生态新区征用后,土地也没了,也没有任何政府单位管我们,生活无着落,更没有社会保障。白城市工业园区征地时,当时承诺答应的挺好。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又把我们划给生态新区征地范围之内。结果,户口也不知道落在哪儿了?我们也曾多次上访到白城市人民政府,但至今也没有解决我们所反映的问题,我们老百姓真是没有说理的地方。
[size=0.48]最后非常气愤的说,你们政府征用土地我们也支持,政府不能不考虑我们老百姓的生活问题,甚至征地后我们的户口也没有着落了。
[size=0.48]村民质疑:生态新区是否生态?
[size=0.48]与建设生态新区所引起的纠纷不同的是,生态新区是否真的生态呢?
[size=0.48]公开资料显示, 白城生态新区位于铁南片区,基地由平齐铁路、长白路、绕城高速围合而成,规划总面积约为25平方公里。南部新区打造行政中心、文化中心、市级商务、商业和生态居住,建设区域旅游服务中心等功能。规划居住用地面积268.22万平方米,容纳居住人口9.8万人。这个生态新区未来将成为白城市的新城区。
[size=0.48]据村民们反映,政府征用耕地土地达几千亩之多,其中利用上千亩耕地挖人工湖,出售给开发商碧桂园建洋房、别墅,盖政府办公大楼。那么村民们反映的情况是否属实呢?
[size=0.48]在生态新区的展示栏里,关于生态新区的介绍是:为全面落实中央和省委、省政府关于推进新型城镇化的总体部署,白城市委、市政府站在大力实施“三大战略”、统筹推进“四化”、坚持“五大发展”、打造“六大功能区”,加快建设吉林西部特色生态经济区的战略高度,经深入调研、科学论证,2011年底提出建设生态新区的战略构想。
[size=0.48]生态新区总体规划面积25平方公里,分为三个板块:核心区8平方公里、配套区7平方公里、拓展区10平方公里。核心区主要建设市民服务中心、课文中心、碧桂园城市综合开发、金绿生态中央城、红星美凯龙家居卖场,教育、文化、卫生、公务员小区、职业经理人小区。拓展区主要建设高端商务会所别墅群、湿地景观公园、国防军事文化产业园等。截止目前,已经完成累计投资18.3亿元。
[size=0.48]其中鹤鸣湖工程总建设面积93.73公顷,预计总投资3.6亿元。白城生态新区市民中心占地面积0.99万平方米,建筑面积4万平方米,预计总投资1.4亿元。
[size=0.48]
[size=0.48](村民张国春指认远处政府打造的人工湖)
[size=0.48]村民张国春告诉笔者:“政府征用我们上千亩土地,说是建设生态新区,结果确投资3个多亿,用1000多亩耕地挖了个人工湖。原来村民们用从内蒙察尔森水库引过来的水浇地,现在地没有了,政府用来变成人工湖了。是不是有些劳民伤财呢?”
[size=0.48]“政府征用了大量的土地,结果因为得不到及时的开发,很多土地被荒废。”
[size=0.48]
[size=0.48](位于在建的办公大楼前的上百亩荒废的土地)
[size=0.48]稻农们同时向笔者反映称:“我们不停的上访、举报,也有媒体来采访过此事,但是最终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都没有报道。我们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和我们土地相邻的长青村的征地补偿每垧就是120万元,我们的每垧才72万元,政府的征地补偿标准到底是多少,为何同地不同酬?而且还被人从中间“抽成”。希望这件事引起国家纪检机关的重视,把属于我们的利益还给我们。”(文/无界)


 楼主| 发表于 2018-7-7 21: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吉林白城市:被打了“欠条”的征地补偿款

吉林白城市:被打了“欠条”的征地补偿款2015-09-07 09:34

白城市位于吉林省西北部,是国家级大型商品粮基地市。总面积2.6万平方公里。总人口203.2万人。现辖一区(洮北区)、两县(通榆县、镇赉县)、两市(洮南市、大安市),三个省级开发区(白城经济开发区、大安经济开发区、查干浩特旅游经济开发区)、五个工业集中区(白城工业园区,洮北、通榆、镇赉、洮南工业集中区)和一个在建的生态新区。
为了推动白城市经济发展,早在2011年就开始了白城市工业园区实施的征地工作,2012年10月26日白城市政府启动了白城市生态新区的建设,由于补偿标准不一、发放不及时等存在的“暗箱”因素,有些土地补偿款甚至出现了“先打欠条才能发放补偿款”的怪像,欠条理由却是“给领导的回扣”。时光已过去,4年来,村民一直在努力追求真相,但直到现在也没弄明白这是为什么?
随着失地村民不断的举报和上访,笔者也跟随失地村民,深入实地了解正在建设中的白城生态新区,那些因失地而迷失自我的村民和隐藏在土地补偿背后哪些“见不得光”的秘密。
(正在建设中的市民中心办公大楼)
(白城市正在建设中的检察院办公大楼)
村民:领取土地补偿款 必须先打欠条
保平乡(街道)地处白城市洮北区,是白城市的交通要道。2011年被征地之前保平乡有大量土地需要征收,敬老院的稻农就是其中之一,涉及35户村民,200多垧耕地被征收(当地:1垧=10亩,1亩=1000平方米)。
这里的稻农介绍,2011-2012年间,负责生态新区征地工作的白城市生态新区建设领导小组是以白城市委的八大局要搬迁的理由要求征地的,需要征用我们正在耕种的200多垧地,我们都拥有30年的土地承包合同,并且有土地证,30年不变。原来这些土地都是盐碱地,都是我们开荒种植的,都是好耕地。承包后,这才耕种10多年就被政府新区征用了。政府在征用后建起了生态新区,不但进行商业开发,还建起了别墅洋房、人工湖。并且同时征用的相邻地块因为所属权不一样,政府给出了不同的补偿标准。而且政府答应给的补偿,却被要求先打欠条“扣除领导回扣”条再发放补偿,否则不予发放征地补偿款。
由于地已经被征收,生态新区的拆迁,原保平乡敬老院的稻农自2012年到现在都在外租房居住,因为村民们对这种不合理的做法,无法接受,为了讨回公道,他们一直举报和上访,四年过去了,事情一点进展都没有。
村民李凤竹称,2011年,白城市工业园区当时韩姓工作人员来家里说政府要征用自家的26亩地,自己感觉是政府工程,就同意了政府的方案。并收到了工业园区先期支付的征地补偿款50万元,所欠部分征地补偿款一直未予到位。
2012年,生态新区领导陈雷等又来家里,说“ 26亩地被生态新区以60元/平米(当地1亩=1000平米)的价格又重新征收了”。并重新签订了第一轮的补偿协议,通过建设银行收到了政府的第一轮补偿款。
然而值得怀疑的是,在这个过程中,村民们在和政府谈妥重新征地方案后,被要求先退回第一次给予的50万元征地补偿款才能拿到重新征地方案的补偿款,但是退款却不是直接退到国家财政。
据李凤竹介绍“那天刘华(敬老院稻农)带着政府征收办的人,要求把退款直接打到刘华的个人帐户上”李凤竹怀疑说。“当时就觉得蹊跷,但是那是政府征收办的人要求的也就没有过多怀疑,就把钱打了过去,但是政府征地,政府出补偿款,按理说,钱应该退给国家财政的,怎么就退给个人了”,他很迷惑,为什么一笔50万元的国家补偿款,会被要求转入个人账户呢?
更巧的是,李凤竹提供的一张邮政储蓄的存折显示,2012年8月10日,流水号2204206的账单显示,“转园区刘华50万元”。对于为什么是手填的记录呢?李凤竹回忆,“当天邮局工作人员说,打印机有点问题,就直接用笔记录了”。
神秘人物:刘华
(稻农们没有委托刘华的证明)
据村民张国春反映,在征收了敬老院22户稻农的全部土地后,因为后来村民们了解到相邻的长青村被政府征用的地政府在补偿了60元/平米后,政府又给了二轮补偿,每垧又给了60万元,村民开始不停的上访。最终白城市生态新区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以“白新信处字【2014】2号”文件给出了处理意见,对占用的保平敬老院36公顷土地于2014年1月20日追加补偿12万元/公顷。
可是就在处理意见出台后,当村民们去生态新区领取补偿未果,并多次找到当时的负责人陈雷主任时,却被要求找村民刘华去领,但是找刘华领,就必须先根据刘华的要求打欠条,否则就领取不到钱!
让村民们想不明白的是,政府的补偿标准到底是什么?为什么第一次补偿时每户村民都有自己的名头帐号,经过多个部门和手续才通过建设银行取得的钱,为什么第二次补偿时政府就把几百万元补偿款打到刘华一个人的个人帐户上,刘华也不是村组织干部,并最终导致每户村民不打欠条就不给补偿款。
据村民李凤竹介绍,在领补偿款时,“刘华是这样说的,必须先给我打张10万块钱的欠条,这钱不是我要,是给陈姓和邵姓领导的回扣。”就这样,李凤竹的26亩地第二次应该领31.2万元。但是给刘华打了10万欠条后,实际上只收到了21.2万元的征地补偿款。
根据村民的初步统计,给刘华打欠条的村民有刘银龙8万元(二次)、周福兰1万元、刘汉龙8万元、杨清云8万元、王素华4万元、李凤竹10万元、张国春15万元,合计54万元。
在调查过程中,还有比李凤竹情况更惨的,甚至在和政府签订了补偿协议后,房子扒了,却出现了政府耍赖不给钱的情况。
村民杨清云,与2012年10月15日和白城市土地房屋征收综合办公室(以下简称征收办)签订了《生态新区土地征收与补偿协议》,征收自家的3万平米土地,以安置费的名义补偿180万元。但一直没有收到政府的补偿款,最后不得不把征收办起诉到白城市洮北区人民法院。
白城市洮北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8月21日判定征收办给付杨清云安置费180万元并承担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杨清云,直到2015年8月初,才收到政府通过村民刘华转过来了86万多元补偿款(这其中杨青云又拿出30万元给律师作为律师费),其它那100来万政府仍旧未予补偿。
杨清云介绍说,在领取政府的第二轮每公顷12万元补偿时,也是通过刘华领到的,自己也被刘华要求先打了个8万元的欠条,本该领到36万元补偿,实际才领到的24万元补偿。
那么这个刘华到底是什么人呢?不但能代替政府财政向村民发补偿款,还能帮拆迁办领导拿“回扣”,他和政府之间又有什么样的千丝万缕的联系呢?
户口:被征地稻农户口无从着落
稻农费贵友反映称,我们这些农户土地被白城市生态新区征完后,户口也不在生态新区。当我们到保平乡(街道)派出所(征地前户口所在地)开户口证明时被告知,我们的户口不存在。后来打听才知道,我们的户口被转到东风乡企委四社,其实这个单位不存在。该单位只是户籍名称单位而已,更是一个没有行政管理职能的莫须有单位。因此,我们没有生活保障,我们家的孩子上学开个户口证明都开不了,我们的子孙将成为黑户。
又称,我们的土地被生态新区征用后,土地也没了,也没有任何政府单位管我们,生活无着落,更没有社会保障。白城市工业园区征地时,当时承诺答应的挺好。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又把我们划给生态新区征地范围之内。结果,户口也不知道落在哪儿了?我们也曾多次上访到白城市人民政府,但至今也没有解决我们所反映的问题,我们老百姓真是没有说理的地方。
最后非常气愤的说,你们政府征用土地我们也支持,政府不能不考虑我们老百姓的生活问题,甚至征地后我们的户口也没有着落了。
村民质疑:生态新区是否生态?
与建设生态新区所引起的纠纷不同的是,生态新区是否真的生态呢?
公开资料显示, 白城生态新区位于铁南片区,基地由平齐铁路、长白路、绕城高速围合而成,规划总面积约为25平方公里。南部新区打造行政中心、文化中心、市级商务、商业和生态居住,建设区域旅游服务中心等功能。规划居住用地面积268.22万平方米,容纳居住人口9.8万人。这个生态新区未来将成为白城市的新城区。
据村民们反映,政府征用耕地土地达几千亩之多,其中利用上千亩耕地挖人工湖,出售给开发商碧桂园建洋房、别墅,盖政府办公大楼。那么村民们反映的情况是否属实呢?
在生态新区的展示栏里,关于生态新区的介绍是:为全面落实中央和省委、省政府关于推进新型城镇化的总体部署,白城市委、市政府站在大力实施“三大战略”、统筹推进“四化”、坚持“五大发展”、打造“六大功能区”,加快建设吉林西部特色生态经济区的战略高度,经深入调研、科学论证,2011年底提出建设生态新区的战略构想。
生态新区总体规划面积25平方公里,分为三个板块:核心区8平方公里、配套区7平方公里、拓展区10平方公里。核心区主要建设市民服务中心、课文中心、碧桂园城市综合开发、金绿生态中央城、红星美凯龙家居卖场,教育、文化、卫生、公务员小区、职业经理人小区。拓展区主要建设高端商务会所别墅群、湿地景观公园、国防军事文化产业园等。截止目前,已经完成累计投资18.3亿元。
其中鹤鸣湖工程总建设面积93.73公顷,预计总投资3.6亿元。白城生态新区市民中心占地面积0.99万平方米,建筑面积4万平方米,预计总投资1.4亿元。
(村民张国春指认远处政府打造的人工湖)
村民张国春告诉笔者:“政府征用我们上千亩土地,说是建设生态新区,结果确投资3个多亿,用1000多亩耕地挖了个人工湖。原来村民们用从内蒙察尔森水库引过来的水浇地,现在地没有了,政府用来变成人工湖了。是不是有些劳民伤财呢?”
“政府征用了大量的土地,结果因为得不到及时的开发,很多土地被荒废。”
(位于在建的办公大楼前的上百亩荒废的土地)
稻农们同时向笔者反映称:“我们不停的上访、举报,也有媒体来采访过此事,但是最终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都没有报道。我们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和我们土地相邻的长青村的征地补偿每垧就是120万元,我们的每垧才72万元,政府的征地补偿标准到底是多少,为何同地不同酬?而且还被人从中间“抽成”。希望这件事引起国家纪检机关的重视,把属于我们的利益还给我们。”(文/无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7 21:33:09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城经济开发区违法暴力强征保胜村农民耕地上传于 2013-12-20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jUwNTcyNzQw.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7 21:35:58 | 显示全部楼层
请看吉林省白城市农民土地被非法暴力强征、强拆事件续
http://bbs.tianya.cn/post-free-5049796-1.s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7 21:4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吉林省白城市工业园区违法强征土地等乱象调查(续)

[size=0.35]吉林省白城市工业园区违法强征土地等乱象调查(续)

[size=0.18]来源:中国网 2015-12-04 16:20:51

[size=0.25]

      编者:前不久,多家媒体报道了吉林省白城市工业园区违法强征农民土地、以欺骗手段招商引资、园区个别领导涉嫌向企业索贿等乱象。白城市工业开发区非法暴力强征农民土地118平方公里,数目惊人。以园区建设为由,大量土地荒芜,并将强征土地返租农民耕种,从中获益。而白城市财政局下设中兴公司有大量土地产权。而白城市工业开发区十八大后仍顶风违纪,公款吃喝,间接向入园企业索贿。由于违法操作,导致园区部分企业荒废,很多不明真相的企业被园区所谓的优惠政策吸引,不料到园区投资后却损失惨重,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企业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合飞天然色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飞公司)。

      合飞公司在白城市工业园区投资建设的项目是万寿菊种植和加工项目,是惠农项目,是国家扶持的产业项目,计划分三期总投资2.4亿。万寿菊的种植不受地域限制,房前屋后都可以种植,亩产效益高。既美化环境,又为当地农民创收,也能解决当地被征土地农民的劳动就业问题。为什么这么好的一个惠农项目,就这样流产了呢?我们带着种种疑问继续往下看。

      为了进一步了解白城市工业园区违法强征土地和园区建设等乱象,我们有必要进一步对白城市工业园区征地现象和工业园区在建设中存在的其他违法违纪现象进行补充说明,并继续报道。

      工业园区征用大量土地,未批先征,未批先建,手续不完善

      白城市工业园区自2005年建设以来,征用土地118平方公里,其中工业园区占地22平方公里。大部分是耕地,是稻田,是口粮地。园区征用大量土地,面积之大却未经国务院或国家国土资源部门批准,园区建设也未办理有关部门的相关批复。从而导致大片土地荒芜,杂草丛生,无企业运转,一片狼藉。

      工业园区和招商引资企业签订入园协议后,为土地定价,并以土地零起价为由,提前预收企业40元/平方米土地出让金,并逐步返还土地价格。

      据园区领导称,工业园区由于历史原因,相关手续现在还不完善,也不方便出具任何园区手续,有的手续还在补办中,全国各地园区都一个样。



      白城市工业园区违法强征土地等乱象调查(续)

      (工业园区荒废的土地和荒废的工厂)

      强征土地,抵押贷款,债务累累

      据知情人透漏,工业园区自2005年以来,已开发建设为由,强征农民土地,数量之大,在北京某评估所对园区土地进行评估作并抵押,在长春某银行贷款近5个多亿,数目巨大,资金去向不明。园区大量土地荒芜,所招商企业无实质性生产运转。园区建设问题重重并外债累累,形成园区大片土地荒芜的景象,造成不良恶性循环的工业园区的建设局面。

      园区涉嫌暴力强征土地,补偿无标准在

      据当地农民称,自白城市工业园区成立以来,不断采用欺骗、威胁、暴力等手段征地。在征地过程中没有任何公告和农民不知情的情况下,采用暴力等手段强征农民土地,也没有依法、依规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与农民签订合理的征地补偿协议,致使农民得不到合理的安置补偿,征地价格更不合理,同一地段补偿标准不同,同地不同价,甚至出现不同人补偿标准不一致、非法套取征地补偿款等现象严重。



      白城市工业园区违法强征土地等乱象调查(续)

      (以上图片由被征地农民提供:强征土地现场)

      令人质疑的中兴公司,拥有大量土地产权,返租农民,从中获益

      令人质疑的是白城市财政局下设的中兴公司,拥有大量的土地产权,更蹊跷的是工业园区的招商引资企业的建设用地需向中兴公司置换?中兴公司闲置的强征农民土地以每亩不等的租金价格返租给农民,从中获取不等的利益。大量租金,去向不明,望有关部门认真调查核实。



      白城市工业园区违法强征土地等乱象调查(续)

      据当地租地农民介绍,与当地领导有关系的,能够从中兴公司和园区手中租地耕种,并很便宜,租地耕种价格不等,每年每亩地的租价也不一样。与当地领导没关系的,根本租不到土地。农民失去土地,户口安置没着落,又无地耕种,孩子上学无着落,只能四处流浪,靠外出打工,苦不堪言。



      白城市工业园区违法强征土地等乱象调查(续)

      《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五条规定,征收下列土地的,由国务院批准:一、基本农田;二、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超过35公顷的;其他土地超过70公顷的。

      中国政法大学客座教授李伟民称:第一,白城市工业园区不具有决定土地价格的权力;第二,园区没有通过招、拍、挂程序,招、拍、挂得到的土地出让金上缴国家财政,工业园区没有处置权;第三,工业园区没有权利决定土地给谁多少钱,返还多少钱,因为开发区不是收钱的主体。

      李伟民教授还称,李克强总理在几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提出土地,就是耕地的红线不能突破,基本农田必须特殊保护,人大常委会也作出了决定。土地法就拿法律底线告诉了白城工业园区,只要是耕地,白城没有权力,这个权力主要集中在国务院主管部门,耕地要去北京国土资源部批准,一亩都不行,半亩都不行,一分地都不行,这是底线。

      又说,这里边有个怪现象,中兴公司取得土地,然后白城工业园区又去给别人,在中兴公司手里拿地,这个不用我讲,也不用法律人讲,我们老百姓都知道中兴公司不是权力主体。涉及到中兴公司收钱,那是非法买卖土地,构成刑事责任,那不是民事责任。

      以入园企业座谈为名,公款吃喝,发放高档礼品

      在十八大后,中央三令五申领导干部八项规定,严禁公款大吃大喝,而白城市工业园区却顶风为之。据入园企业介绍,原白城市市政府副市长李明伟、工业园区主任梁子军置中央规定于不顾,以招开企业入园座谈会为由在长春某星级酒店大吃大喝,并给参加座谈会的领导发放高档西服,依据职务高低级别发放,每套6000元、8000元不等,有的高达15000元/套,还给入园企业发送不等的纪念礼品,耗资巨大。开座谈会当天,工业园区办公室负责接待的李主任不小心向入园企业透漏,这次座谈会至少花费近100万元,具体多少费用需有关纪检监察等有关部门介入调查核实。



      白城市工业园区违法强征土地等乱象调查(续)

      (以上图片有参加座谈会的入园企业提供:市及工业园区领导以座谈会名义在长春某星级酒店吃喝图片)

      企业入园招是非,损失重大,经营困难,惠农项目流产

      奈曼旗合飞天然色素有限公司是一家残疾人自主创业的私营企业,公司总部设在通辽,始建于2000年,经过十几年的艰苦创业,如今下设4个分公司及加工厂,四条生产线,年生产万寿菊20万吨,企业总资产3.6亿元。解决下岗再就业职工及大学生400多人,参与农业特色产业种植户7万多户,受益人口近30万人,企业扶持残疾人种植户2700户,受益残疾人口1万多人,企业几年累计支付扶持残疾人资金1200多万元。2013年7月被中残疾联评为扶残助残示范企业。企业法人吴振宝(以下简称吴)被内蒙古自治区评为“扶残助残先进个人。



      白城市工业园区违法强征土地等乱象调查(续)

      残疾人吴振宝

      2013年初,经许春华(以下简称许)介绍(随后许春华成为合飞公司白城分公司经理),园区财政局局长、副主任王海波、招商二局局长唐明研多次来公司考察,动员合飞公司到白城工业园区投资发展,并承诺白城市政府及园区管委会的优惠相关招商政策。如:三年减半征收国税、三年全额减免地税、厂区建设工业用地10万平方米土地零起价、企业每平方米只承担40元、并承诺10万平方米工业建设用地的产权手续办理到企业名下。

      2013年3月合飞公司到白城工业园区及周边乡镇实地考察土地种植情况。4月与白城工业园区签定了《企业入园合同书》,并派出11名员工负责白城公司的前期各项筹备工作。经过考察确定了洮北区平安镇中兴村为大棚育秧基地。14日,合飞公司派出技术员赵革全权负责基地大棚育秧的技术和管理工作,同时与农户签订了1700多亩的种植合同。经三次园区选址,最后确定铁路专用线北,长白公路东76916平方米的土地为建厂用地。 在此之前工业园区提供的两块工业建设用地经核实,全部抵押给银行,土地产权不清。据园区主任梁子军讲:园区土地全部抵押给银行,至2017年12到期。



      白城市工业园区违法强征土地等乱象调查(续)

      4月17日,白城市合飞天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20日,合飞公司将每平方米土地40元出让金按工业园区要求汇入工业园区指定财政局帐户(76916平方米,计3076640元)。

      2013年5月25日,合飞公司举行厂区开工建设奠基仪式,参加人员有白城市有关领导、工业园区领导及全体员工、通辽市有关领导、奈曼旗委、人大相关领导,合飞公司部分员工300多人参加了奠基仪式(有录像)。当时园区承诺在2013年6月20日前将该宗土地上的堆放物全部清除完毕,做到“三通一平”,确保合飞公司按期开工建设。合同约定园区通过“招、拍、挂”程序,确保企业建设用地需要,至今未进行“招、拍、挂”程序,企业为取得建设用地。



      白城市工业园区违法强征土地等乱象调查(续)

      (2013年5月25日企业奠基仪式,市及工业园区有关领导参加奠基仪式,工业园区副主任、财政局局长王海波在奠基仪式上讲话,许春华经理在奠基仪式上讲话)

      2013年5月27日,合飞公司将堆放物以外零散土地派机车进行清理和平整,准备施工建发酵池时,被园区的建设局的艾局长阻拦,理由是没有合法的建设手续和土地使用证,不准开工建设,施工停止。

      6月底,该宗土地上的堆放物几乎未清理,直至7月末清理工作也没有太大的进展。



      白城市工业园区违法强征土地等乱象调查(续)

      2013年8月底场地上大量堆积的砂石

      吴称,2013年8月26日,许春华向我汇报,需要500万元礼金打点市和工业园区有关领导。因我不同意,与许春华发生争执,许当天被解雇,并函告了工业园区。公司新经理上任后,园区领导避而不见,致使部分建设手续和开工建设无法实施,厂区建设陷入僵局,处处受阻。 2013年10月30日,合飞公司突然收到工业园区发来的企业退出园区函,理由是未按合同条款投产达标。10月31日早,我无奈给园区主任梁子军以手机短信形式承诺:企业拿出200万元由主任梁子军支配,没有答复。因园区领导不作为,导致厂区建设未能实施,2013年7月,企业收购种植户的原材料,全部腐烂到工业园区内的柏油马路上(园区提供的收购场地),企业并给种植户每亩补贴180元前期投入款。

      园区领导称,由于合飞公司无能力投资建设,合飞公司没什么资产,也没有履行入园协议的能力,才确定清退合飞公司。

      据吴称,由于万寿菊农业特色产业种植季节性极强,需筹备种子、农资。在此之前,合飞公司与平安镇党委李书记和中兴村胥书记洽淡了2014年2万亩种植情况,企业已筹备了2万亩地的种子和专用化肥,化肥已向厂家交定金50万元,因白城市工业园区相关领导不作为,导致农业特色产业近4万人口受益、人均增收3500元的农业产业项目在白城市无法实施,同时也给合飞公司再次造成280多万元的经济损失。

      2014年6月3日,经园区管委会立会,退出园区,合飞公司有什么要求,在合理合法的情况下可以提出,保证企业不赔一分钱。

      6月10日,合飞公司将各项损失的明细及票据,上交到白城市工业园区。时至今日,企业实际投资和造成的损失没有明确的答复,园区一拖再拖,迟迟没有落实。



      白城市工业园区违法强征土地等乱象调查(续)

      (左图:2013年腐烂在工业园区道路上的原材料,右图:企业提供投资明细表及票据)

      李教授讲,如果说白城工业园区取得的土地,程序主题不符合规定,会导致合同的无效,是地约欺诈。你给吴振宝土地,那地约就有欺诈。工业园区就是用别人的土地招商引资、买卖,这不成倒卖土地吗。这底线,法律底线,工业园区给突破了。大家都知道,土地规定两年,没有达到三通一平,没有招拍挂,不开工建设,国家要收回土地,不能转手再租。

      接着讲,工业园区和吴振宝签订的主合同第一份合同中,工业园区大量的义务和责任在合同条款里边,这个合同的违约责任主要在工业园区,没有按合同约定提供给吴振宝在工业园区工商登记注册、土地税收、三通一平等等的合同约定和在园区开工的条件。工业园区非法的使用拍卖、转让、出租土地,这个合同显然就不合法,违法合同从第一天签订就没有效,无效怎么办,工业园区赔吴振宝的损失。

      这样一个能带动当地农民致富、受益几万人的惠农项目,就这样流产了。现如今,一个残疾人创办的企业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创伤,但他仍然一直坚持上访,从不间断,寻求正义,挽回企业的经济损失。

      有关此事态的发展,我们将进一步关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7 21:59:13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城市经济开发区违法强征毁坏保胜村农民耕地及地上作物
_贴图专区_论坛_天涯社区 http://bbs.tianya.cn/post-no04-2402636-1.s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7 22:04:06 | 显示全部楼层
吉林省白城市工业园区违法强征土地等乱象调查 (2016-01-29 00:01:49)[url=]转载[/url]

标签: 吉林省白城

吉林省白城市工业园区违法强征土地等乱象调查

吉林省白城市工业园区违法强征土地等乱象调查

小编: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开发区加强建设用地管理的通知中早就指出:一些地方政府部门擅自批准设立的开发区中存在随意圈占大量耕地、转让土地,越权出台优惠政策,

?  小编: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开发区加强建设用地管理的通知中早就指出:一些地方政府部门擅自批准设立的开发区中存在随意圈占大量耕地、转让土地,越权出台优惠政策,严重损害了农民利益和国家利益,对此,必须进行全面清理整顿,纠正越权审批、违规圈占土地、低价出让土地等行为。

  白城市工业开发区非法暴力强征农民土地(118平方公里),数目惊人。以建园区为由,大量土地荒芜,并将强征土地返租农民耕种。更蹊跷的是白城市财政局下设中兴公司有大量土地产权。而工业开发区现仍顶风违纪,公款吃喝,间接向入园企业索贿。导致部分企业荒废,很多不明真相的企业到园区投资后损失惨重,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企业之一就是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合飞天然色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飞公司)。

  工业园区征用大量土地,未批先征,建设手续不完善

  记者近日调查发现:

白城工业园区自2005年建设以来,征用土地118平方公里,工业占地22平方公里。大部分是耕地,是好稻田,是农民的口粮地。园区征用大量土地,面积之大却未经国务院或国家国土资源部门批准,园区建设也未办理有关部门的相关批复。从而导致大片土地荒芜,杂草丛生,部分企业荒废,一片狼藉。

  工业园区和招商引资企业签订入园协议后,为土地定价,并以土地零起价为由,提前预收企业40元/平米土地出让金,并逐步返还土地价格。

  据园区领导称,由于历史原因,工业园区的相关手续现在还不完善。也不方便出具任何园区手续,有的手续还在补办中。全国各地园区建设都一样。


?

  工业园区荒废的土地


?

  工业园区荒废的工厂

  园区涉嫌暴力强征土地,返租收益

  自成立园区以来,征地没有任何公告,在农民不知情的情况下,暴力强征土地。也没与农民签订征地补偿协议,农民未得到任何合理的安置补偿,征地价格不合理,同地不同价现象严重。


?

  图片由被征地农民提供

  令人质疑的是白城市财政局下设的中兴公司,却拥有大量的土地产权,工业园区在招商引资的企业建设中向中兴公司置换土地。之后并将强征的土地以每亩不等的租金价格返租给农民。

  据租地农民介绍,与当地领导有关系的,能够从中兴公司和园区手中租地耕种,有的很便宜,有的租地耕种价格每年300、500元/亩,有的每年1020元/亩。没关系的,还租不到土地耕种。

  《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五条规定,征收下列土地的,由国务院批准:一、基本农田;二、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超过35公顷的;其他土地超过70公顷的。

  中国政法大学客座教授李伟民称:第一,白城市工业园区不具有决定土地价格的权力;第二,园区没有通过招、拍、挂程序,招、拍、挂得到的土地出让金上缴国家财政,工业园区没有处置权;第三,工业园区没有权利决定土地给谁多少钱,返还多少钱,因为开发区不是收钱的主体。

  李伟民教授还称,李克强总理在几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提出土地,就是耕地的红线不能突破,基本农田必须特殊保护,人大常委会也作出了决定。土地法就拿法律底线告诉了白城工业园区,只要是耕地,白城没有权力,这个权力主要集中在国务院主管部门,耕地要去到北京国土资源部批准,一亩都不行,半亩都不行,一分地都不行,这是底线。

  又说,这里边有个怪现象,中兴公司取得土地,然后白城工业园区又去给别人,在中兴公司手里拿地,这个不用我讲,也不用法律人讲,我们老百姓都知道中兴公司不是权力主体。涉及到中兴公司收钱,那是非法买卖土地,构成刑事责任,那不是民事责任。

  以入园企业座谈为名,公款吃喝

  在十八大后,中央三令五申领导干部八项规定,严禁公款大吃大喝,白城市工业园区主任梁子军以招开企业入园座谈会为由在长春某星级酒店大吃大喝,耗资巨大,具体多少费用需有关部门介入调查核实。


?

  图片有参加座谈会的入园企业提供

  企业入园过程

  奈曼旗合飞天然色素有限公司是残疾人自主创业的私营企业,企业始建于2000年,下设4个分公司及加工厂,解决下岗再就业职工及大学生400多人,参与农业特色产业种植户7万多户,受益人口近30万人,企业扶持残疾人种植户2700户,受益残疾人口1万多人,企业几年累计支付扶持残疾人资金1200多万元。2013年7月被中残疾联评为扶残助残示范企业。企业法人吴振宝(以下简称吴)被内蒙古自治区评为“扶残助残先进个人。

  据吴介绍,2013年初,经许春华(以下简称许)介绍(随后徐春华成为合飞公司白城分公司经理),园区财政局局长王海波、招商局局长唐明研多次来公司考察,动员合飞公司到白城工业园区投资发展,并承诺白城市政府及园区管委会的优惠相关招商政策。如:三年减半征收国税、三年全额减免地税、厂区建设工业用地10万平方米土地零起价、企业每平方米只承担40元、并承诺10万平方米工业建设用地的产权手续办理到企业名下。

  吴称,王海波考察中说:白城工业园区只有他和主任梁子军说了算,我亲自来企业招商,什么优惠条件都为你企业提供,如企业需要资金时园区可以办理贷款。

  2013年3月12日、17日、23日,合飞公司相继派人到白城工业园区及周边乡镇实地考察土地种植情况。

  4月10日,在园区小会议室进行投资项目洽淡,经过各项条款的磋商于当日正式与白城工业园区签定了《企业入园合同书》,参加此项目冾淡的领导有梁子军、王海波、张立、唐明研,主管工业项目的孙昕,副主任胡春志。

  4月12日,合飞公司派出11名员工负责白城公司的前期各项筹备工作。经过考察确定了洮北区平安镇中兴村为大棚育秧基地。14日,合飞公司派出技术员赵革全权负责基地大棚育秧的技术和管理工作,同时与农户签订了1700多亩的种植合同。经三次选址,最后确定铁路专用线北,长白公路东76916平方米的土地为建厂用地。

  在此之前工业园区提供的两块工业建设用地经核实,不是抵押给银行,就是土地产权不清。例如园区盛吉公司的9万平方米建设用地产权不清,园区国土部门已给盛吉公司下达了收回土地函。盛吉公司不服,上告到吉林省人民政府,吉林省政府发函:此地块暂不做调整。只有这块76916平方米建设用地未抵押给银行,之前此地块已租给白城市公路工程局作为石料厂堆放石料,厂内约有12万立方米砂石、工程设备及工棚100多间,7万多平方米的地面几乎被全部占用。

  4月17日,白城市合飞天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20日,合飞公司将每平方米土地40元出让金按工业园区要求汇入工业园区指定财政局帐户(76916平方米,计3076640元)。


?


?

  工业园区涉嫌合同违约

  2013年5月25日,合飞公司举行厂区开工建设庆典仪式,参加人员有白城市有关领导、工业园区领导及全体员工、通辽市有关领导、奈曼旗委、人大相关领导,合飞公司部分员工300多人参加了奠基仪式(有录像)。当时园区承诺在2013年6月20日前将该宗土地上的堆放物全部清除完毕,做到“三通一平”,确保合飞公司按期开工建设。合同约定园区通过“招、拍、挂”程序,确保企业建设用地需要,至今未进行“招、拍、挂”程序,企业为取得建设用地。


?

  2013年5月25日企业奠基仪式举行时后面建设场地堆积大量沙石

  2013年5月27日,合飞公司将堆放物以外零散土地派机车进行清理和平整,准备施工建发酵池时,被园区的建设局艾局长阻拦,理由是没有合法的建设手续和土地使用证,不准开工建设,施工停止。

  6月底,该宗土地上的堆放物几乎未清理,张丽华和王英凯多次找园区领导催促,园区领导每次都答应会尽快清理。因原材料收购临近,厂区建设受阻。吴到园区找到王海波、唐明研,要求尽快把地面堆放物清理完,否则误了厂区建设施工期,并找到白城市公路工程局张经理进行沟通,得知白城市工业园区欠白城市公路工程局张经理1200多万元修路款,张经理明确指出园区欠款不还清,地面堆放物不会清理,至此,合飞公司才知道地面堆放物不能及时清理的原因。直至7月末清理工作也没有太大的进展。


?

  2013年8月底前场地上大量堆积的砂石

  徐春华的解雇,企业惠农项目受阻

  据吴介绍,2013年8月26日,白城市合飞公司经理许春华,回到公司总部,向董事长汇报地面堆放物迟迟不能清理的主要原因,是公司未打点园区的相关领导,大概需要多少钱,许春华说大约500万元,需要打点的园区领导梁子军、王海波、孙昕、园区建设局艾局长、土地局盖局长。

  因金额巨大,吴和许春华发生了争执,总部当日立会,决定以信函方式当日告知了白城市工业园区相关领导,解除许春华白城市合飞天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经理等一切职务,任命唐立国为白城市合飞天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经理。许春华扬言,没有我许春华园区不可能把土地零起价给你,你的投资也将成为泡影。

  8月27日,唐立国上任后,多次到白城市工业园区找相关领导,要求尽快清除厂区建设上的堆积物,但只能见到唐明研一人,唐明研表示:我说了也不算。其他园区领导,都避而不见,造成厂区不能按期开工建设。

  至9月30日,厂区堆放物还有近4-5万立方米砂石堆放,工棚未拆除,施工设施未搬走,导致花农采摘的鲜花收购后无处存放,董事长吴振宝找到园区领导王海波、唐明研,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王海波提出在园区的马路上临时收购存放,而后园区派机车将园区的马路一边堵死,在此收购存放,造成了原材料全部腐烂,直至今日腐烂的原材料还堆放在园区的马路上,给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董事长吴振宝多次和园区领导梁子军、王海波、唐明研沟通,问题未能得到妥善处理。

  据吴振宝介绍,2013年10月30日,合飞公司突然收到工业园区发来的企业退出园区函,理由是未按合同条款投产达标。

  10月31日早近7点,合飞公司法人吴振宝无奈给园区主任梁子军以手机短信形式承诺:企业拿出200万元由主任梁子军支配,没有答复。

  2014年1月18日,合飞公司将工业园区不作为的实际情况,以信函的方式向白城市委书记李晋修反应,此信函由李书记的秘书接收,未给任何答复,1月26日再次去白城市委、市政府见相关领导,李晋修书记的秘书说此函李书记已收并看过。2月17日,合飞公司一行三人再次到白城市市委、市政府见相关领导,李明伟副市长指派园区给予答复,园区主任王海波、局长唐明研很快赶到市政府表示到园区协商解决,将企业三人带到工业园区,去之后同样没有明确答复,无果返回。

  3月17日,合飞公司一行再次来到白城市政府,急需见领导说明情况,给予答复和说法,因农业产业季节性极强、需筹备种子农资,在此之前,合飞公司与平安镇党委李书记和中兴村胥书记洽淡了2014年2万亩种植情况,为确保农业产业顺利发展,农民增产增收项目得以实施,企业已筹备了2万亩地的种子和专用化肥,化肥已向厂家交定金50万元,因白城市工业园区相关领导不作为,导致农业特色产业近4万人口受益的产业项目在白城市无法实施,同时给合飞公司也再次造成280万元的重大经济损失。

  工业园区要求企业退园,企业损失难以补偿

  2014年6月3日,合飞公司突然收到工业园区局长唐明研打来的电话,要求合飞公司来工业园区协商,梁子军、王海波、司法局方局长参加了协商。梁子军讲:经园区管委会立会,退出园区,合飞公司有什么要求,在合理合法的情况下可以提出,保证企业不赔一分钱。

  6月10日,合飞公司将各项损失的明细及票据,上交到白城市工业园区,王海波、局唐明研、史春林,并当场承诺6月20日前给企业答复。当时王海波指派唐明研、史春林负责核实工作。6月23日与唐明研电话联系,唐明研说领导未安排他负责此项工作,史春林局长负责。企业与史春林联系时,史春林说还有没有可提供的票据,6月27日,企业再次去工业园区,王海波、史春林答应7月20日给予答复。7月23日,企业电话联系史春林,给的答复正在核实。

  不久,企业接到白城公司会计苏详婷打来的电话,说白城市检察院有两人来调查企业原材料收购情况,调查长达3小时。经电话核实园区唐明研局长,说检察院未去人,是史春林和园区公安分局两人去前往核实。


?

  腐烂在工业园区道路上的原材料

  李教授讲,如果说白城工业园区取得的土地,程序主题不符合规定,会导致合同的无效,是地约欺诈。你给吴振宝土地,那地约就有欺诈。工业园区就是用别人的土地区招商引资、买卖,这不成倒卖土地吗。这底线,法律底线,工业园区给突破了。大家都知道,土地规定两年,没有达到三通一平,没有招拍挂,不开工建设,国家要收回土地,不能转手再租。

  接着讲,工业园区和吴振宝签订的主合同第一份合同中,工业园区大量的义务和责任在合同条款里边,这个合同的违约责任主要在工业园区,没有按合同约定提供给吴振宝在工业园区工商登记注册、土地税收、三通一平等等的合同约定和在园区开业的条件。工业园区非法的使用拍卖、转让、出租土地,这个合同显然就不合法,违法合同从第一天签订就没有效,无效怎么办,工业园区配吴振宝的损失。

  双方相互起诉,对簿公堂

  2015年6月15日,企业收到白城市洮北区人民法院的白城市工业园区以解除《企业入园合同》为由提起了诉讼的送达。2014年8月5日白城市洮北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洮北区人民法院作出了解除《企业入园合同》的一审判决。5日开庭,14日下达判决。

  而2015年7月14日,企业向白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提出确定合同效力和给企业造成26660158.24元的经济损失赔偿的诉讼请求。白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向吉林省高院提起了指派洮北区法院审理的申请,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同意白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申请,已于2015年9月22日下达了(2015)吉民指管字第9号的决定书。

  2015年10月8日,企业代理律师王慧到洮北区法院对一审判决提起上诉时,再次到白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追问企业立案情况,白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黄庭长说省高院还没作答复,再等一等。上诉案件已达三个月之久,在律师的再三追问下,要求面谈,黄庭长再三推托,律师又等了近80分钟,才同意见面,最后黄庭长给律师拿出了一份吉林省高院2015年9月22日下达的(2015)吉民指管字第9号决定书和吉林省白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年10月9日下达的(2015)白民指管字第13号裁定书。

  此案企业不服,仍继续上诉和上访。

  有关此事态的发展,我们将进一步关注。

???

来源:舆情监督网

吉林省白城市工业园区违法强征土地等乱象调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7 22: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请看吉林省白城市农民土地被非法暴力强征、强拆事件续_天涯杂谈_论坛_天涯社区 http://bbs.tianya.cn/m/post-free-5049796-1.s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