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红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2|回复: 0

[其他事宜] 2018年7月10日 甘良义电子邮件内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11 14: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中国监督网 于 2018-8-11 14:16 编辑

甘良义
我甘良义、周公珍自2017年6月26日,被儿子和俵侄偷偷救出来后,我曾多次打110和市长热线,但转到区、街无果,还多次打黄陂公安局027-61002020电话,要求保护人身、生命、财产安全和返还证件及资料。但公安局负责人说:谁拿你的,你向谁要,我们管不了。2017年9月28日,我们一家人回去过,计划为孙子过完客,把田地里没有管理的庄稼收回后,媳妇、孙子和我俩都不走,种点油菜,重新管理果、茶园,结果,仅收了点无管理的稻谷,其它的颗粒未收,(可调查、可看田地现场)依然受到甘万军的跟踪、看守等。我儿媳被迫去了娘家至今不回,我俩连夜逃出来,到滠口、横店、五湖、盘龙城等地避难和录取上访信息资料。据访友说:当地政府官员在到处打听我俩的去向和下落,听此,我俩逃到湖南,一路靠捡破烂、帮人洗碗、打杂混吃的。因本人经受浸泡冰水和空调冷冻的摧残,残疾的双腿痛得厉害,天气寒冷实在生活不下去,我俩才又逃到成都。2018年2月12日即腊月27日,实指望过大年全家团聚,但媳妇说:在家不安全不回来,别家过大年是热热闹闹,我家是悲凉、凄惨地过不了几天。两个儿子初三、初四分别走后,直接责任人甘万军依然对我俩跟踪、看守和监视,我俩为了伸冤而活着,于正月初八晚,别人在家过大年,我拖着疼痛的双腿,含着凄惨而悲愤的眼泪,是撕心裂肺地逃了出来,未过大年正月十五,我俩向往何处去?无奈在黄陂私人小旅社住下。3月9日,到滠口龙巢小区3月19日晚8点15分访友小张(女)打来13986271861电话,叫我俩到小区外高速公路边的柬埔寨去拿上访信息,当时我想,小张在小区里白天经常碰面不说,今天深夜到小区外大公路边拿资料是假的,一定是当地政府官又派黑势力集团, 串通捕击我俩的,我俩未去,9点21分,又打来18963962035电话,我问:是谁?做什么的?她自称是小张的妹,开个体经商店的。她问:我们在哪里?我说:不认识你,我挂了电话。此后我俩逃到五湖、盘龙城等地,在此期间,我俩同访友们一道走访了省信访局、武汉市纪委、市公安局、区纪委、政法委、人大常委会、市委驻黄陂区巡视组,说明了情况和要求,递交了材料和证据。4月22日,蔡店街政府派信访办姚海祥,以交谈此案为名,要骗我俩去关押,未成!4月24日至28日,当地政府官员派多班人到处查找、捕击我俩,我俩得知后,赶紧逃离湖北,5月上旬通知我儿子说,又取消了我的低保。5月18日我打电话给省委驻黄陂第七巡视组,他们叫我把材料和证据寄去,我5月20日寄了,已收到。我曾多次打电话问回答:最后的答复是我们再督促一下。至今音信全无。6月22日10点20分我多次打电话给吴祖云,他未接,11点周秘书回话,问什么情况?我向周秘书说明了案情的简要情况和我俩现在的生活处境,并要求依法解决。周秘书答复我说:你把电话记下来,一个星期没有解决再电话我。23日我给吴祖云寄了一套材料和证据。7月3日下午4点打通了周秘书电话,他说:你的材料收到了,交给了吴书记。我问一个多星期了怎么没有回音,周秘书答复说:我再向吴书记反映一下,7月6日2点20分,我打周秘书电话,他回答说:你去找你街道吴晓书记解决。我说:要求吴书记和你把材料和证据看一下就清楚了。此案发生时,吴晓任街道主任,如果他心目中有一点点党纪、国法、和正义、人道,就不会听知认知,就没有此案的发生。也不会久拖不决,八年,更不会知法犯法,打击迫害我俩。此时,周秘书的电话挂了。在此案中,从事实、证据和他们自己的假案回复,很明确的证实了四位被投诉人,徇情枉法,办关系案、人情案、金钱案、官官相护、龙虚作假,以权谋私点形的行政故意犯罪案。望求上级有关机关领导关注此案,依法查处!
谢谢!

                      投诉人:甘良义  周公珍 夫妇
                           2018年7月9日

另外见:2018年6月19日比胜印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