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红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1|回复: 0

[个人观点] 少女指证养父养兄性侵 遭村里多人批评"不懂回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7 20:4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小英在村里的家

三月的时候,几个警察来到山西沁水县一个小山村里,他们撬开铁锁,从土坯房里把王小英救了出来。但到现在,也没人能说清楚,到底是谁报的警。

王小英后来说,自己被拘禁在这个三十多平米的屋子里100多天,她遭遇了养父的性侵,在更小的时候,养兄也性侵过她。王小英不止一次透过窗户,望向外面的世界,只是没有勇气向任何人求救。

19岁的王小英1米5的个头,体重79斤,身材瘦弱。在生人面前,她的话很少,被问到什么,大多用“嗯”、“哦”这样的单个字回应。“我读到二年级,但是跟没有上过学一样,什么都不懂,怕人笑我。”

在童年玩伴的眼里,王小英性格内向温和,胆子小。听说她获救以后,朋友觉得心疼,也为她高兴。“终于能摆脱那个家了。”

而在偏远山村里更多的人看来,“这女娃胆子太大了”。有人说她,把事情弄成现在这样,以后这个家怎么办。也有村民挥舞胳膊,嚷嚷着要去乡政府为王小英的养父鸣不平。

一位怀抱婴儿的年轻母亲站在村口,忿忿不平的说:“一个男人养大两个娃很不容易,我不信他能做这事。”

目前,王小英的养兄因涉嫌QJ罪被警方监视居住,养父涉嫌QJ罪、非法拘禁罪被刑拘。

王小英向援助律师提出了三个诉求:要求断绝养父女关系、对养父从重处罚、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援助律师侯士朝介绍,案件已经进入审判阶段,律师将尽力为王小英提供帮助。

如今,王小英已经离开村子,到县城开始新的生活。但对于曾经那段经受了痛苦和屈辱的日子,她依旧无法忘记,以下为王小英的口述。

王小英希望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在哪儿| 我们视频(截图)

我不知道自己的真实年龄,户口本上写的是1999年5月,但外公说我生日是7月的。听村里人说,我是在3、4个月时,由男孩换女孩进了王家的。我想,也可能是被人贩子卖来的吧,谁知道呢,养父母没告诉过我。

家里原本有5口人,爷爷、养父母,还有个比我大5岁的养兄。我7岁时,爷爷生病死了。家里属于困难户,一直都很穷,每个月还要从政府领几百块的补助。

养父年轻时,有爷爷管着他,让他出去赚钱。爷爷去世了,他就不去打工了,就在家种几亩玉米。家里原来还有一间土房子,两年前下雨的时候塌了。现在的房子是4000多块钱买的,为这还找舅舅借了2000块。

连借钱这事,养父都让我出面去找舅舅,我心里特别不好受,舅舅也埋怨我说,你还小,你怎么还?你来借钱,他在干嘛?

这样的日子,我很少有开心的时候,为数不多的记忆,是小时候跟表哥表弟,还有小伙伴在一起玩的时光。

我从小就喜欢小孩子,那时就想,以后要是做幼师也挺好。但到了二年级,我养父不让我读书了,说没钱,他可能也怕我懂的事多了,就不好管了。我一下子懵了,不知该干什么好。

我哭着硬要上学,眼泪鼻涕都流出来了。养父板着脸,一句话不说,伸出巴掌就打我,打得我脸上一道道手印。我再也不敢提上学的事了,没办法了,就在家待着。

我养兄长大后,养父就没怎么打他了,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只会打我,不合他意也会打,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挨打的原因。有时,他说下次不打我了,但从来没做到过。

有一次,他让我去把什么东西倒掉,我说洗完衣服就去。才一会儿,他就气了。一把拽住我胳膊,另一只手提起鞋子就打我小腿肚,抽了好几下,我摔在地上,只能哭着喊:“我错了,我以后不敢了”。前两天,我还梦见小时候被打的事,一下就惊醒,睡不着了。

我养母智力有问题,村里有人会说闲话,说我养父太穷了,才讨个傻子媳妇。他好面子,听到这话就来气。有时,他和他儿子一起打我养母。我那时太小了,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旁边掉眼泪。

2013年,养母意外怀孕大出血,我让养父送她去医院。养父坐着不动,脸上什么表情都没,他说自己没钱。后来养母过世了,我就开始恨他,觉得他太残忍了,甚至不想再和他说话了。

养母死了,这个家就没人和我亲了,感受不到一点温暖。三个人吃饭,盛到碗里,自己端走,各吃各的。我一般就坐在外公给我的方板凳上,看电视,不和他俩说话,他俩也不说话。想不起来上次同桌吃饭是什么时候了,年也不过,每天都是一个样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